[鬼白]鬼灯与白泽

西方经济学

首页 >> [鬼白]鬼灯与白泽 >> [鬼白]鬼灯与白泽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 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 许你万丈光芒好 重生锦鲤福运多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六零医妻有空间 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总裁爹地忙追妻
[鬼白]鬼灯与白泽 西方经济学 - [鬼白]鬼灯与白泽全文阅读 - [鬼白]鬼灯与白泽txt下载 - [鬼白]鬼灯与白泽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我是神兽!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向来都是自己捏别人屁股,这样突然被别人捏了屁股,白泽承认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天自己朝着鬼灯发了火,就男人之间这么小的一个玩笑,他都能发那么大的火。平时虽然跟鬼灯闹吧,但是都是开玩笑。再厉害的争吵,最后都会归为下一次的玩笑开场。

但是这次,白泽却说不上来怎么了。

傲娇?

那次被捏了屁股后,白泽扭头进屋穿上了衣服,也没管鬼灯还在那喝着脑浆汤,自己头也不回地就回了学校。

而鬼灯,也没有来找他。

桃源乡里的捣药的兔子生病了,桃太郎自己忙不过来。白泽请了假回了桃源乡。这么久不回来,白泽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属于这里了。

回来这里,当然要先去地狱的花街转转。妲己依旧是那么美艳,但是自己却没什么大兴趣。跟众人喝了场酒,昏昏沉沉地躺在了地板上。

酒精在胃里持续发酵,已经有了翻滚的苗头。眉头皱成疙瘩,白泽蜷缩起身子,企图让自己舒服一些。手掌压在胃部,缓缓揉搓着,缓解一些疼痛。

不知道痛苦了多久,滚烫的额头上突然像被贴了一块冰一般凉爽。浑身打了一个哆嗦,疼痛有些缓解,白泽伸手握住了额头上的那块冰。

手被握住,躺在地上的人还舒服得拿着自己滚烫的脸蛋亲昵得蹭着自己,像一只毛茸茸的小猫咪一样乖巧,平时的炸毛模样荡然无存。

男人自己都没察觉得叹了口气,双手插入白泽的身下,将他抱了起来。

身体轻飘飘得,白泽舒服得躺着,这种坐着平稳公交的感觉让他的困意一阵阵袭来。昏沉中,似乎听到了妲己腻人的称呼。

“您还没结账呢。”

听到“结账”两个字,白泽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句:“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我什么……时候欠……过你的?账单……拿来,钱明……天就给……你。”

明明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对账单的敏感倒是一成不变。妲己看着抱着白衫男子的黑衣男子,眼中难掩娇媚,却捂嘴偷笑。

面不改色的鬼灯看着妲己手上递过来的账单,上面的数字倒映在他的三白眼里,男人问:“什么东西花了这么多?”

“酒菜。”

“没有人?”

狐狸眼微微一吊,妲己的声音像是从雾中传来般诱人:“鬼灯大人这是在吃醋?”

默不作声地看了他一眼,将女人手中的账单拿过来,男人说:“酒菜的价格我会与市场价对比,如果有抬价行为,有什么后果,你自己知道。”

原本红润的脸色顿时惨白,女人轻巧地抽出账单,恢复到往日的笑眯眯。

“白泽大人这顿算我请,抓紧回去给他醒酒吧。”

没有多做停留,男人抱着白泽出了花街。

“鬼灯大人?”已经在桃源乡等着的桃太郎看到自家大人被鬼灯公主抱着回来,赶紧迎了上去。

“白泽大人又喝多了。”

语气了颇为无奈。

鬼灯并没有任何回应,只是问道:“他的房间在哪?”

桃太郎赶紧领着鬼灯进了白泽的房间。

与印象中的不同,白泽的房间因为有桃太郎的清理,现在还很整洁。想想这家伙才刚回来呢。

桃太郎去给白泽倒水,鬼灯将怀里的人放在了床上。

“嗝~”脑袋一沾自己的床,神兽舒舒服服地打了个嗝。

“这次又喝了这么多,明天又该吐了。”将水递给鬼灯,桃太郎担忧地说。

抱起白泽,给他喂了两口水,白泽根本不配合,含着水咕噜噜地吐着泡泡玩儿。

隐隐感觉周围的气压有些低,桃太郎赶紧说:“鬼灯大人,您是要回去呢?还是我给您收拾个房间?白泽大人我来照顾就好了,他喝醉了酒回来以后,人比较……”

怎么说呢?比较淫、荡?

桃太郎闭上了嘴巴。

一把握住捏住白泽的下腭,将杯子里的水灌进他的嘴里,鬼灯不动声色地说:“这里没你的事儿了,你可以先出去了。”

桃太郎赶紧关上门走了。

被这样灌了半杯子水,白泽呛得直咳嗽,喉结一直在动,脸色也渐渐变得晕红。

他本来就长得白,这样的红晕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刚成熟的蜜桃一般。或许是自己对水果的渴望太高,鬼灯低头吻了上去。

而手,则伸进了白泽已经半开的衣襟……

一宿春梦。

浑浑噩噩的睁开眼,白泽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胃里直泛酸,等渐渐适应屋里的光亮,在慢慢打量一下四周,他才知道这是自己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桃源乡。

手掌全是虚汗,白泽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清醒。意识刚刚回笼,一股酸水翻涌而出,连滚带爬得跑进卫生间,白泽抱着马桶吐了起来。

熬着药的桃太郎见怪不怪,但是白泽这么吐也实在让人担心。

“白泽大人,我给您熬得粥。”

吐完一次后,白泽抱着马桶满眼都是星星。刚要感谢一下桃太郎,另外一股酸水又翻涌了上来。

“呕……”

将粥盛进碗里,桃太郎也不知道白泽回来是干什么的。明明是回来给玉兔治病的,说好的教他新的熬药技法,结果回来第一天就跑了地狱花街鬼混去了。

桃太郎第一次有了错入师门的感觉。

等胃里的东西吐得一干二净,白泽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双腿发软,昏昏沉沉地扶着墙走到客厅,坐在椅子上后,脸砰得一声又砸在了桌子上。

这么一砸非同小可,白泽隐约记得自己昨天是去的花街。那他是怎么回来的?

以往在花街都是妲己派人送他回来,但是这次,他冥冥中觉得貌似跟往常不一样。

“桃太郎。”白泽的头一歪,盯着还在忙前忙后的桃太郎叫了一声。

一副保姆模样的桃太郎正拿着扫帚准备去清扫白泽的房间,听到他的叫声,应了一句。

“昨天晚上,我是怎么回来的?”白泽问。

“你连昨天晚上怎么回来的都忘了啊?”桃太郎一半惊奇一半叹气,“你昨天不是去地狱找鬼灯大人了么?昨天晚上看来是你喝多了,鬼灯大人把你送回来的。”

“什么?”白泽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哎?”桃太郎满脸不解地看着白泽的反应,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激烈。

那自己,那自己昨晚上做了一晚上的春梦!难道……难道!!!

白皙的脸颊渐渐泛上了红晕……

“白泽大人?”桃太郎不明所以。

“鬼灯什么时候走的!?”白泽狠狠抓住桃太郎,目瞪口呆地问。

问到这,桃太郎也感到奇怪。因为他也不知道鬼灯大人什么时候走的。

想想昨天晚上做得一宿春梦,再想想自己湿乎乎的底裤……

碗里的粥都没喝,白泽横冲直撞地朝着地狱跑去。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自己现在算是去干嘛?是害怕自己昨晚上丢人的事情被他发现了然后去杀了他封他的口?还是想确认一下,自己昨天晚上有没有把鬼灯当妲己……然后对他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事情之间都是有联系的,比如这个时候,白泽很快想起了上次被鬼灯捏的屁股……

地狱几乎是没有时间概念的,虽然两年不见,他倒是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变化。就是阎罗殿外的壁画,茄子好像又给画了一幅新的,里面的人头比往日更加狰狞了。

倒是符合鬼灯的奇葩口味。

白泽挑了挑眉。

刚进了种满金鱼草的院子,金鱼草就呼啦啦得随风叫了起来。吓得宿醉的白泽差点摔倒,这人的奇葩口味什么时候能变得正规一点?

拍着胸脯站起来,迎面撞上了拿着大扫帚的茄子。

“白泽先生,您找鬼灯大人吗?”

两年不见,茄子依旧是那个小不点,倒是比往日又胖了些,脸蛋捏起来比以前更软了。

“我没有找他。”白泽说,“我只是随便逛逛。”

茄子不以为意,天真地说:“鬼灯大人说,您如果来找他,就让您在这等等他。他去了蜜桃小姐的演唱会,过不多久就能回来。”

这个大忙人,还有时间去听演唱会?

白泽没有说话,又捏了一把茄子的脸蛋,然后就走了。

没想到这个鬼灯也有正常的地方嘛!蜜桃小姐童颜□□,也正是他喜欢的。

嗯,自己这么久不见蜜桃,也该去看看了。不知道,蜜桃小姐两年不见,是不是比往日更加诱人了呢。

嘿嘿笑了一声,白泽转头走了。

演唱会现场火爆,白泽笑眯眯地跟人寒暄着就进了后台。刚要敲门进去,却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对话。

“鬼灯大人,您就承认您跟蜜桃小姐的绯闻吧喵。你们这么亲昵地抱着,难道不是在交往嘛喵。”小判阴测测得笑声在休息室回荡。

“小判,你不要胡说八道,败坏了鬼灯先生的名声。上一次的教训还不够吗!”蜜桃显然动了怒。

“喵,这次的照片不但有手机,我还在某些地方安装了针孔摄像头喵,你们两个别想逃了!”

他们两个有绯闻!

白泽骤然一惊,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不知道自己跑来干什么。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听到了休息室里传来的凄厉猫叫。

“针孔是么?有什么稿子随便发……我倒是看你敢不敢发。”

“喵!但是大人您也没否认不是么!”

没有否认……

白泽眉头一皱,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里面的声音陡然停止,白泽赶紧跑到走廊尽头拐弯处,确认没有人追过来,这才将手里掏了出来。

发短信的是那天他帮助解剖小白鼠的那个女生,白泽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晴朗了起来。

“白老师,今天晚上我们班有聚会,一起过来吧。”

女生的邀请呢。

将手机揣进兜里,白泽笑眯眯地想。

那可得好好打扮一下。

高兴的神兽转头忘了鬼灯与蜜桃小姐有染一事,开开心心地走了。

在白泽笑眯眯地走后,鬼灯的身影从墙壁后露了出来。

知道连续两天这样喝酒对胃的刺激是有多大,神兽却完全不在乎。他向来都是自己高兴什么事儿都不是事儿,所以今天晚上摸了那么多女生的大腿以后,白老师又醉了。

班里有十几个学生聚会,女生占了一多半,大家都横七竖八地躺在KTV的沙发椅上,一起挺尸。

鬼灯去的时候,白泽的脸正埋在一个女生的怀里吃着豆腐。三白眼中隐隐喷出了火,鬼灯过去拉起快要流鼻血的神兽,一只胳膊夹着他瞬间消失在了包厢。

将还沉浸在吃豆腐中的神兽扔进浴缸,鬼灯打开了水龙头。

尽管是夏天,刚喝完酒后被这么凉的水刺激着,白泽也瞬间清醒了。

“你干什……”

还未说完,剩下的话就被鬼灯吞进了肚子。

“你就这么等不及?!”

本想处理完演唱会现场出现的事故就回去跟他说明白,没想到他这么等不及。听了个只言片语就半斤八两地断定他跟蜜桃有染,然后赌气跑了现世又这么喝了一通酒。

看来他这胃是不打算要了!

嘴巴被堵住,白泽一下子岔了气,脑袋里空白一片,只有唇瓣被男人生涩地啃咬着……

等啃咬结束,原本气焰还算嚣张的白泽看着那张千年不变的冰山脸,没有由来的有些紧张。咽了口口水后,白泽眨了眨眼。

事后,神兽跟茄子蹲在地上谈人生的时候,就这件事情后悔不已。想当初要是自己不这么怂包,说不定下面的那个会是鬼灯!

当然说完这句话后,自己又被男人扛着回去反反复复地被当了好几次下面的,男人才算完。

这样眼巴巴地看着,酒精还在麻痹自己的意识,白泽问了一句:“你刚才……这是什么意思?”

刚说完,身体一下子腾空,转眼已经被鬼灯扔在了床上。

“我让你好好体会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将床上人的衣服撕扯开来,露出白皙的身体,因为喝酒而散发着热量,带着微微的红晕,真是诱人……

这具身体,自己想了多久?

从跟他认识,一起喝酒,后来一起斗嘴,一起揭短……甚至他去喝花酒,自己在身后给他擦屁股……

或许,从见他的第一面,就已经将这个人印进了自己的脑海里。这种生涩的情感,让自己生涩的对待着眼前这个人,直到感情饱满到再也控制不住,全都溢了出来!

宿醉带来的头痛……胃溃疡带来的呕吐……还有那个禽兽昨晚上反反复复地压榨带来的腰痛屁股痛!

白泽觉得自己对疼痛的忍受程度……真是有容乃大!

自己竟然这么稀里糊涂就被压了!而自己完全没有反抗!被压之后自己竟然觉得感觉不错!而看到男人前前后后照顾他又跑去厨房给他煮粥他竟然第一次觉得男人不是好笑而是性感!

他一定是脑子坏掉了吧吧吧吧!

“起床喝粥。”

面色依旧冷如冰,男人这种说话像是施舍的语气真是让人不爽!

“不喝!”

他也是有脾气的。

“我喂你。”

“……”

别扭得被抱在怀里,白泽一口一口地非常爷们地喝着粥,嚼了两口后说:“你说……咱们俩现在是什么关系?”

“压与被压的关系。”男人细心地给他擦了擦嘴角。

“我是神兽!我才不要被压!”白泽愤怒地说道,两只手攥得很紧很紧,以示他的坚决。

“嗯,你是神受。”

“嗯,我是神兽!”

“嗯,你是神受。”

“嗯,我是……哎,你丫脱我衣服干嘛!别别……嗯……啊……快点……嗯~”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安卓小说(m.anzhuowang.net)[鬼白]鬼灯与白泽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汉唐1931 阵法修真 爱我就要说出来(原名咱俩没戏) 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娱乐圈]眼泪鬼神 娇宠 豪门暖媳 圣光骑士 大梦主 史上第一密探 都市剑说 靠土豪APP追星 开局签到如来神掌 我,截教大师兄,差点阵杀了通天 末日降临之重现上古 九鼎记 这是一篇正经文 混在三国当军阀 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 穿越良缘之镇南王妃
经典收藏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别来无恙 上身影后 娱乐圈之男神请对我负责 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我与迟先生的日常 男主他脑子不在线[穿书] 这届老攻不大行 穿成八零异能女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遇到你很高兴 小傲妻 重生反派女boss 时意 小祖宗 无路可退 逃婚之后 含羞 谁把你放在宇宙中心宠爱 完美情人
最近更新 越界招惹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回到农家当幺女 我妈才是女主角[八零]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 重生之爸爸追妻我种田 俯首称臣 谎言之诚 夜阑京华 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 这是我男神Ⅱ 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等星星坠落 桃花痣 穿成八零异能女 亲妈被认回豪门后[穿书] 鬼使神拆[重生] 我是女炮灰[快穿] 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鬼白]鬼灯与白泽 西方经济学 - [鬼白]鬼灯与白泽txt下载 - [鬼白]鬼灯与白泽最新章节 - [鬼白]鬼灯与白泽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