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首页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萌宝出击:找个爹地宠妈咪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大小姐她又美又飒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八零甜妻萌宝宝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缠绵隐婚:傅少乖乖就擒 真千金她有千层马甲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全文阅读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txt下载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99章小叔子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程诺还没反应过怎么回事,手臂已经被拉住,整个人给拎了起来。陈漠北暗自喘息,平复自己被她无意间撩起的情潮。深暗的房间里,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清晰感受到他声音中的紧绷。

程诺心底紧了紧,想要逃离,却被他稳稳当当的控制住。

他单手压在她腰后,用力将她拖进怀里,黑暗中他的眸光似狼一样盯紧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搂搂抱抱怎么不见你急着跑?”

“你哪只眼看见我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程诺横眉冷对!

“两只眼都看到了!”

“那就是你眼瞎了,去治去!”

陈漠北冷哼了声,“外面的人都看到了,眼也瞎了?”

“……”瞬间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

程诺眉角挑的高高的,“三哥那是我未婚夫,那是别的男人吗?”

陈漠北觉得额角抽疼的厉害,未婚夫这三个字,她竟然就这样毫无顾忌的说出来。

他伸手去捏她的脸,“你到底脸皮有多厚?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一副什么模样,三哥能看上你?”

“疼疼疼——我的脸,脸,脸——”

特么这男人下手好重,她的脸啊脸啊脸啊!

程诺泪眼汪汪的从他魔爪下解救出自己的脸,捂着痛斥,“你就是再掐也掐不掉我的天生丽质!三哥比你眼睛好使,他看的到!”

一想到她没脸没皮的告白,一想到被他拒绝的惨不忍睹。

程诺就恨的牙痒痒。

这男人真的病得不轻。

他不喜欢,难不成也要全天下所有男人都不喜欢她吗?

她不是他爱的那棵青菜!

但她或许是三哥喜欢的萝卜呢!

程诺越想越有可能,你看看三哥刚刚怎么介绍的?

我的未婚妻。

我家这个,估计我不要了不太容易找。

好吧,虽然这句话实在也不太怎么中听,但是好在落在耳朵里还暖暖的。

这么脑子里一过,程小诺妥妥的爽了,她伸手去掰他扣在她身上的手,“放手,放手,你才是别的男人!不对,你是小叔子!”

噗——

小叔子!

陈漠北被她这三个字给刺激的快吐血了。

他手指压在她脖子上,控制着自己不要失控掐死她!

磨着牙齿,“你再说一遍!”

“……”

你特么手指压在我脖子的动脉上,然后你让我再说一遍。

我到底是脑缺啊还是脑缺?!

程诺手指贴着自己脖子,“你先把手拿开我再说!你这样,实在是很不符合礼节!”

“礼节?”陈漠北要笑了,在她脑子里有过礼节这俩字吗?

“我跟三哥现在是未婚夫妻,你别管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外人看到就是那样。然后,你现在这样搂着我,你觉得合乎礼节吗?”

她说的义正言辞。

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

陈漠北眉眼一挑,他突然俯身下去贴着她耳畔问,“如果这样不符合礼节,那天晚上在医院顶楼——”

啪的一下伸手捂住他的嘴!

程诺顿觉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

她气急败坏的,“陈漠北,你还要不要脸!”

看她气的要跳脚,四哥心情妥妥的爽了。

“我什么时候不要脸了?”

他似乎心情突然好了,来带着声音都几分轻挑。

抱住她腰身的手更紧了一分,陈漠北微微弯下腰去将就她的身高,侧脸贴上她的轻噌,唇偏过去滑过她的脸颊,程诺左躲右闪还是躲不过去。

男人不急不躁的,唇在她的侧脸上,耳垂上划过,脚步拥着她往前往前,直到程诺后背贴上门板。

身上的神经绷成一线,程诺时刻防备着这个男人耍流氓,说话声音都有点抖,“你别乱来。”

程诺是真的怕在这种地方惹出什么幺蛾子。

她和三哥的绯闻就是从一场宴会中莫名其妙弄出来的。

可别再跟三哥参加一次宴会,明儿的绯闻就变成了决裂了。

这简直不能再糟糕了!

陈漠北嗯了声,他牙齿轻轻的咬在她的脸蛋上,软软的,“外面听得到,你别出声。”

外面听得到,你别出声!

你别出声!

别出声!

脑子里循环往复这句话,程诺觉得自己要疯掉了。

外面偶尔行人经过的脚步声,她真的听得到。

他的唇从耳垂到侧脸,沿着下颌往下——

牙齿压在她脖子上,感受到她似乎吞咽的动作,男人眸色变得益发的深。

掌心沿着她的腰线游移,往下,落在腿侧。

程诺能感受到身上的一步裙被一点点的拽起来,她慌的手指落下去压在他手背上,声音是刻意压低后的祈求,“三哥,三哥外面等着我——”

她想说她不是一个人来玩的。

她是陪着三哥来的。

她想提醒他注意一下。

可是程诺完全不知道,这个男人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她这句话就像是油一样一下子浇在了陈漠北头上,火势唰的就窜起来。

男人不但不停手,反而变本加厉。

黑暗遮挡了眼睛,却让感官愈发的敏锐。

喘息慢慢的变得重起来,搭在他手臂上的手指收紧了,紧到要扣进他的皮肉里。

怎么,怎么能——

“陈漠北——你,停手!”

她压着嗓子吼,不敢置信,这个男人放肆到如此地步。

“四哥,三哥差不多要走了。”

外面突然传来项博九的声音。

程诺身体整个儿绷紧了,她细细喘息着,牙齿紧紧咬住唇畔,带着几分祈求看向陈漠北。

没听到里面有声音反馈。

那边陈奕南等的有几分不耐烦了,正在频频看表。

九哥心下犹疑,要不要再出声问一句,恰逢此时,突然一道尖尖细细的哼声从门内传出。

项博九骂了句,我操。

然后转身向走廊另一侧走去。

陈奕南看他一眼,“人呢?”

“……”九哥没应声。

“你给小四说让他过来的?”

“……”

“我今儿晚上带人来,却没给送回去。外面好多媒体等着,这戏怎么唱?”陈奕南恨铁不成钢的瞪他,“人哪儿呢?我去喊人,时间太晚了不行。”

“三哥,不然你再等会儿。”

项博九突然拦住陈奕南。

陈三少挑着眉角看向项博九,视线仔仔细细的在他脸上扫视过一圈,也分辨不出什么情况,只得问,“怎么回事?”

“四哥和程小姐有要事要谈,需要一点时间。”

一本正经的口吻,看不出任何端倪。

陈奕南再次看看表,“你过去给他们说,十分钟之后我必须离开。”

“……”

九哥突然觉得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个时间,他说了能算吗?

索性,程诺没有让他们等太久。

程诺觉得自己的双腿都在发抖,她迅速整理自己衣服,贴着门板平息呼吸。

陈漠北单手穿过她的耳侧撑在她身后的门板上,他俯下身子,开口亦然同样的暗哑,在她耳边轻轻声,“还给你。”

还你个王八蛋!

程诺一掌劈过去,男人接住她的招式,下一刻已经拉开门将人推了出去。

一直到上了车,程诺都异常安静。

陈奕南瞅一眼旁边坐着的,这个向来聒噪的姑娘,“怎么没话了?”

“没心情。”

程诺咬着牙齿吐出三个字,她双手放在膝盖上,两腿紧紧并着。

这个贱人!

陈奕南挑了挑眉角,也不再问话。

这一趟过去,很顺。

程诺到了楼下,道了别她推开车门直接就冲着家里跑过去。

蒋云依听到开门声音扭头的瞬间就见程诺风一样从门口刮进了卧室!

她眨眨眼睛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程坤鹏,“诺诺怎么了?”

“……谁知道,不定时抽风!”

蒋云依瞪他一眼,进了卧室。

嗯——果然在抽风!

程诺抓着一个枕头用力的摔在床上,不解气,跳上去狠狠踩了几下!

“诺诺,谁惹你生气了?!”蒋云依瞅着她,至于这样大动干戈?!

程诺缓口气,狠狠骂了句,“贱人!”

后来程哥问云依,程诺发什么疯?

云依回:被一个女的气到了!

贱人=女人?!

程坤鹏特鄙视的翻了下白眼,“女人就是事儿多!”

蒋云依认真看着他,“鹏哥,我事儿不多!”

绝倒!

程坤鹏黑着脸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他更郁闷的是,他竟然听得懂她的画外音!

心情很暴躁啊很暴躁!

程诺从未想过,陈漠北这样沉冷的男人,耍起流氓来简直就是,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他牙齿咬在她的肌肤上,顺着锁骨往下,衬衣的纽扣被他咬开,唇舌肆虐。

还有那句该死的——还给她?!

他竟然还敢说这种话!

揍一百遍都不解恨!

项博九跟三哥离开之后接到了陈漠北的电话。

他以为肯定少不了一顿训再挨一顿揍!

大约这样也就差不多了!

结果那边说,“你今天还算是办了件人事!继续!”

九哥看着已经沉默下去的手机,赤裸裸的默了!

四哥你的节操呢!

陈漠北洗澡时,还是忍不住想起晚上隐秘而浅尝的情事!

她压抑而隐忍的喘息响在耳边!

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真的想当场办了她!

在她浅吟的一刻,想要打开灯,最亮的灯,看清她的身体,她的每一个表情!

潺潺水流从花洒落下来,滚在肌肤上,却浇不熄身体内灼热的温度!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

这话没错!

指腹轻揉慢捻间才知水做的深意!

从未有过这样强烈的渴念,想要将一个女人揉入骨血,用最直接最野蛮的方式!

放在外间的手机响起,陈漠北看一眼,是陈宗的电话。

他想了下,还是接了起来!

“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不准备给我打电话解释一下是吧?!”

“没什么可解释的!”陈漠北伸手拽下搭在头上的毛巾,“我一早说了这事你别插手,是你不肯!”

“混账东西!你倒是记得你跟我说的话,我跟你说的话你就当放屁是吧!”陈宗起的胡子都翘起来!

这种翻旧账的事实在不适合在他们之间谈,因为没有必要!

大家都是结果说话!

现在的情况是,陈漠北基本脱离了掌控!

已经彻彻底底的跟宁家断开了关系!

对宁家而言,需要再在暗处找这样一股势力合作!

也需要在明面上找到陈宗这样的合作者!

无论陈宗愿意还是不愿意,陈漠北都已经将他推到了宁显淳的对立面上!

这个利益至上,亲情在后的男人,直到此刻才发现,他可以后亲情,他可以说那是陈漠北自己的主意,与他无丝毫干系!可是,他的对手不会认可这样的话!对方眼里看到的是,那是他的儿子,背后或许就是他的授意!

现实逼着陈宗不得不跟他的儿子靠拢,哪怕十足的背离他的想法,却不得不承认,他已经老了!

“你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质问我没按你说的做?!”男人语气里带上一丝轻嗤,“如果是这样,你还是赶紧睡吧!”

陈宗胡子都要炸了!

“你既然都到了这地步,我就是骂你也于事无补!你抽了宁显淳的几名心腹,他不会没有动静,万事考虑周全,无论是你还是奕南!”

陈宗难得说关怀的话,哪怕今儿这话还是为他自己为陈氏集团多点,陈漠北都觉难得,他也难得一次沉默的听老爷子说话!

提点了他诸多注意事项,陈宗话锋一转,“还有那个丫头,现在,你倒是要拼尽全力顾好她,放在奕南身边倒是也不错!我知道你们打算让她进陈氏,不是不行,但是个人素质也很关键!我可以跟陈氏的人打个招呼,代表他们的关系,是我认可的!”

如此,在很多事情上就更容易!

倒也不是不可!

陈漠北思索片刻,“可以。”

陈宗肚子里憋气,他一串话就换来陈漠北两个字!

“还有,对这丫头!还有她那个暗地里还在调查的哥哥,宁显淳都不会善罢甘休!有朝一日,这俩人说不定还是制约他最好的人选,所以……”

陈漠北眉头皱起来,二话不说,切了通话!

咔嚓,电话已经切断了!

陈宗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真的会被气到抽风!

陈漠北随手将手机丢到一边,他去健身房锻炼了好一会儿,出了一身汗,只得又去冲了澡!

时间已经很晚了,他手机在手里掂量下,到底拨了出去。

程诺都睡着了,被铃声吵醒不想动,迷迷糊糊的,“云依你电话!”

蒋云依爬起来伸手拿了床头上亮起来的手机,也没仔细看直接接通,“喂?”

声音异常娇软,陈漠北眉心锁起来,声音不对!

“程诺呢?”

“诺诺啊,你找她有事?等会儿……”蒋云依爬过去,将手机放到程诺耳侧。

程诺嗡嗡着声音,“喂……”

像是要睡着了,声音软软的,呶呶的,鼻音很重!

男人眼尾微微缀了点笑意,声音压下去,“睡着了?!”

“嗯。”

简单的音节,像是无意识发出的!

程诺是万事吃饭和睡觉最大的那种,睡着了就难再醒!

陈漠北想着那次在试验室的卧房,她睡在沙发上,起床气大到几乎让他招架不住!

现在估计是迷迷糊糊眼睛都没有睁开。

“和别人一起睡?”

“和云依!”乖乖回答。

“什么人?”

“我闺蜜。”

男人挑挑眉角,真乖!

“喊四哥。”

“四哥。”

听筒里传来这两个字,陈漠北嘴角微微扬起,眼尾处流光倾泻,非常不要脸的,“喊四哥。”

“四哥。”

怎么听都比三哥听着要顺耳!

陈漠北无声扬笑,几番轮回后终于放过她,“睡吧!”

那边连哼都没哼,直接睡过去。

陈漠北静静听着,手机另一端的那个女人睡得正酣,均匀的呼吸声穿过电波落在耳朵里。

三哥说有朝一日你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可心若不受控制,那就堵一把。

若真砸下去,那也就认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蒋云依问程诺,“四哥是谁?”

正拿着牙刷刷牙的女人满足牙膏的僵住了,她转着脖子去看蒋云依,“谁?”

“你先刷牙!”

蒋云依嫌弃的去拍她的脸,一边解释,“就昨晚啊,你抱着手机一直喊四哥。”

“……”完全,没印象。

程诺头皮都麻了,她昨晚睡的很好,压根就没有做梦的迹象。

“我,还发出过别的声音吗?”

程诺小心翼翼的问,一边仔细观察蒋云依的反应。

“声音?没有啊。”

吊起来的心一下子落下去,妈蛋的,吓死了啊,就怕做春梦喊出声音,以后这张脸真的都不要再要了。

蒋云依是完全不明白程小妞突然身体泄气了一样,游荡着就出了洗手间。

第一时间翻出手机。

查看通话记录。

陈贱人那个标签。

通话时长……这……

是忘了挂电话,还是忘了挂电话啊?!

程坤鹏从卧室出来,缝针的那条腿不太利索,但是行动还是可以的。

肋骨的地方么,伤筋动骨一百天,就不是那么容易就好了的。

蒋云依把洗漱的用品全部准备好,匆忙过去扶他。

程坤鹏手臂狠狠收了下没收回来,他嘶了声瞪她,蒋云依委委屈屈的接受瞪视,不明白对于自己的照顾他为什么总是这样拒绝。

程诺刚好出门口,就看到两个人拉拉扯扯。

她正想说自己老哥矫情呢,结果看到程哥耳朵根子可疑的红了,她视线往下落过去。

明白了。

云依是毫无自觉,她侧身扶着程坤鹏,丰满的胸部就噌着程哥的胳膊。

程小诺顿时觉得这场景无比欢乐。

洗碗的时候,程诺凑近蒋云依,她偏着头弯着眉眼笑,“云依,我哥就是那种面恶型的人,你别看他张牙舞爪的,全都是虚的。”

“嗯?”蒋云依不明白。

程诺轻咳了声,决定说的更明白一点,“他瞪你归瞪你,那你今天早上扶着他,他不是也没推开你吗?!”

这倒是。

蒋云依点点头,就见程诺暧昧的盯着她胸前,眼皮子挑起来,“所以,你就是再过份一点,他也只会瞪你不会怎么样你。所以你放心欺负他就行。”

“啊?放心欺负他?”蒋云依懵懂,“他是你哥哥。”

“……”程诺默了,她点到为止。

云依要是再听不懂,她也没办法了。

一直到程诺要出门了,蒋云依才突然啊的一声明白过来。

程诺回头看她一眼,孺子可教也!

虽然反应慢半拍,但是好在明白过来了。

哥,为了你,当妹妹的也是豁出去了。

这些年你追我赶的没点实质进展,她这旁观者都有点怀疑了,到底是锅不对还是盖不对。

今儿算是明白了,老哥就是想把人往外推。

程坤鹏被她一惊一乍的吓了一跳,他抬起眼来看她,“你又怎么了?”

蒋云依嚅嗫着说不出话来,一张俏脸红了大半,那双眼睛水一样盯着程坤鹏。

程哥被她盯的头皮发麻,不知道这妞儿又要整什么。

卓耀辉回复赵一玫说方案没有问题,可以开始操作。

赵一玫是做事非常干练的女人,处理起来井井有条。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按照计划进行。

而另一边,齐景言在跟宁显淳见面时,状似不经意的提了句,“令瑗昨天跟我见过一面,在一些事情上她的想法,我倒是赞同。”

宁显淳眸子轻眯起,“怎么说?”

“比如,她认为对现在的陈氏集团而言,缺了陈三少,照样会乱到不行。而对付陈三少比陈四少要容易一些。”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安卓小说(m.anzhuowang.net)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魔王在上 蛇蝎毒妃计中计 超级能源强国 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 开局朝九晚五唐三藏 点满力量的我绝不会无用武之地 1979闲鱼人生 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 我挂机了千万年 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 配音天王 我可以一直抽奖 装不在意 强人 汉唐1931 开局从纳兰嫣然开始 开局签到如来神掌 娇宠 吃蜜 [穿书] 住在男神隔壁[穿书]
经典收藏 重生之本性 彭格列十世的日常 孤儿路王者[电竞] 兰翔修仙技术学院 上司总是撩我撩我 重生七零小炮灰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萌宠(gl) 厚爱 我与影帝谈恋爱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 重生八零小娇蛮 盲点 成了绝症男配的兔子精 繁星 杜昇的选择 萌宝出击:找个爹地宠妈咪 黛色正浓 坠落 男主他脑子不在线[穿书]
最近更新 成了绝症男配的兔子精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我老公成为满级大佬后穿回来了 曾是年少时 真千金她不想爆红 退圈后我风靡全球 大恩以婚为报 七十年代金凤凰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红尘篱落 顾少,你家夫人又爬墙啦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 万花筒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穿成八零异能女 我有演戏专用人格 你看起来很好亲 八零工会小辣椒 大撞阴阳路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txt下载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