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首页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舌尖上的心跳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余生漫漫皆为你 有只海豚想撩我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天降萌宝:爹地,妈咪送到请签收 九十年代白富美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 你是我的天使呀 明目张胆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全文阅读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txt下载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93章是她老公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我应该认识你吗?”程诺眨着眼睛,装无辜。

陈漠北看过去一眼,不说话,可手指动作没有停。

男人眼睑垂下,灯光从上面撒下来,在他眼窝处投下一片阴影,他的指尖微凉,轻轻按压的力度刚刚好。

她闭上眼睛,不想说话。鬼门关上走一圈,似乎什么事都想明白了。不能强求的不强求,不该计较的不计较,心大了就没什么委屈。让自己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比什么都重要。

一室寂静中,她晕晕乎乎要睡着了,就听男人低沉的声音,“要不要我告诉你一下,我是谁?”

“……”眼皮子微微掀了下,继续闭着。

身体的恢复是需要时间的,再年轻再好的身体状况也经不得这样折腾,看她有些苍白的脸色,到了嘴边逗她的话到底收了回去。

程诺一直等着,半响没动静,她就在他不轻不重的按压中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半梦半醒间,她耳边似乎总有个人絮叨。

喝点水再睡。

唇畔被吻住,点点湿润溢入口腔。

陈漠北喊了半响没动静,他索性手臂伸到她颈下微微托起她,含了水度过去,她的唇柔软微微干涩,却是带着活生生的温度。

万分庆幸。

男人微微撤开身体,就见她睡梦中贪婪的舌尖探出来轻舔唇畔。

眼角笑意加深,他手指虚虚在她额上轻弹。

找到下手的人很容易。

项博九让把人提过来时,对方一口咬定是根据试药规则进行试药。

对于注射大剂量的镇痛剂来源一口咬定不知道。

韩陈调出所有监控去看,也让工作人员重新统计试验室所有药剂配比。

结果可以肯定,这镇痛剂不是来自试验室本身。

“去查一下各大医院,那么大的剂量,肯定有记录。没有医生的处方,是绝对流不出医院。”

韩陈对项博九说。

项博九盯着监控视频,这视频他已经看了不下五遍。

一帧一帧看过去,画面在某些时间段静止到连个人影都没有,可他还是眼睛盯着,一点不肯漏过的仔细看下去。

项博九不用查也明白,人是陈宗安排的。

可是调查这护士及亲属的出入场所都没有任何收获。

“我已经查过了。”项博九按了暂停,他直起身体看向韩陈,“从你父亲的癌症专科医院出来。”

“不可能。”

韩陈觉得脑子嗡的一下,似乎这会儿才完全明白四哥嘴里的话。

“我跟四哥汇报了,韩院长是什么样的为人,大家心里清楚。所以韩陈,这次是有预谋的,你必须找到合理证据,不然这种事情一旦曝出去,医院就极其有可能引来巨大麻烦。”

这是有预谋的把所有该牵扯进来的人都牵进来。

可项博九不敢说的更明白,尤其关于陈宗这段。

韩陈坐在椅子上,年轻的脸庞沉默着。

项博九转脸看向方才定格的监控视频,脑子里猛的抽了下,他迅速点开。

倒回去数秒。再播放。

来来回回将这个片段看了几遍。

韩陈看过去一眼,“怎么了?有发现?”

“这个位置,没有监控?”项博九指着画面上监控拍不到的角落。

“嗯。走廊的这一段是死角。”

项博九迅速的调出这一段走廊前后的两个探头拍到的视频,选定这个时间段,迅速播放了下。

从视频上看,没有任何问题。但却看到了一个人。

宁阅雯。

韩陈单手撑在桌面上,眼睛盯在视频中。

项博九问了句,“她在这里干什么?”

“因为这次试验的药物是为她治疗的,我之前跟他说这次试验成功的几率在百分之九十五,她心情也很激动,就说过来看看。”

解释,似乎合情合理。

项博九拿了烟,也顺便递给韩陈一支,侧脸点上烟时,九哥轻嗤,“嗯,突然变得对治疗这么积极。”

“四哥一直以她的身体健康为理由拖着不结婚,所以——”

“嗯,从这方面讲,也合情合理。”

深吸一口烟,再重重吐出来,项博九点点头。

韩陈手里的烟燃着,他却压根没有吸,烦躁的将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项博九没有多言,因为宁阅雯,他很自然的就想到宁显淳。

之前想不通的一点,这会儿在脑子里串起来,陈宗就算是想让程诺消失,用尽方法也不会想到要把自己妹夫拉下水,何况韩院长这些年走的稳,走的中立,只在一件事情上专攻,就是,治病救人。

完全没有利益冲突,而且从另一个方面讲对于陈宗也算是一脉比较干净的避风港。

项博九哪怕不多说,韩陈却不得不多想。

从一开始的试药开始,阅雯就在不断的给他灌输要尽早尽早。甚至,包括不要通知四哥。

手指抓住自己的头发,那种从心底深处蔓延而上的冷意,让韩陈身体都忍不住轻抖。

接到医院那边消息说,程诺醒了。

宁阅雯坐在客厅沙发上,她手里正翻着一本绘本,一页页翻过去,手指猛然压住页面然后狠狠的合上。

如果说之前还一直在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忐忑,那么现在接到程诺无事的信息,她却只想程诺干脆死掉算了,一了百了。

韩陈的电话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打了进来。

宁阅雯任着手机响了很久,她才接起来,声音依旧是轻轻柔柔的,“韩陈哥。”

“你在哪里?出来跟我见一面。”

眼睫微垂,宁阅雯想要拒绝,却听那边说,“我在你家门口,出来吧。”

韩陈选了附近的一个咖啡馆,两人似乎都没有心情细品,直接点了两杯水。

“阅雯,程诺出事,不是因为试药,而是因为注射了大量的镇痛剂!”

韩陈开门见山,就见宁阅雯眼睛突然睁的很大,她猛然扭头看向他,“我以为,是新药有问题!”

表情,没有一丝破绽。

可,就是这样,却让韩陈的心重重的沉了下去。

他手指按压在眉间,突然没了心思再多照顾她的心情。

“之前,你让我尽快试药,我只以为是你想要康复的愿望太强烈。所以,我应了,尽快试药。然后你说,先不要跟四哥说,想要给他一个惊喜,我同意了。可我现在想,这所有的一切,尽快试药也好瞒着四哥也好,都是因为那个试药人是程诺。如果时间再拖的久一点,博九那边找来另外的试药人,选择太多,不见得要用程诺。如果告诉四哥,那就更不会用程诺。是不是?”

“韩陈哥,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宁阅雯脸色突然变得愈发苍白,眼里的泪珠半含着盯向韩陈,“你在质疑我,觉得程诺现在遭受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是,没错,我真的很渴望康复,所有如果能够尽快的康复我心里肯定是高兴的。但是,这跟试药人是不是程诺有什么关系?而且,是你决定要试药的,如果你不决定,那就不会有程诺试药的事。怎么能——”

“阅雯。”猛然出口打断她的话,韩陈放在桌面上的手指收紧,他抬起眼看她,“你说的没错,是我决定的试药,该我担的后果我担。只是——”

只是,在我心里那个一直温婉秀雅的女孩子,怎么就没了呢?!

是我决定的试药没错,但是你知道,对于你的请求,我何时,痛痛快快的拒绝过。

哪一次,你要求了,我没做到过?!

你心里有四哥,我心里有你。

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你不能这样践踏一份美好。

更不应该利用这份心情,去伤害其他人。

“韩陈哥,我不是那个意思。”眼泪掉出眼眶,宁阅雯猛然倾身过去拉住他的手臂,心里的恐慌漫天漫地,“我真的就是太想要健健康康的站在四哥面前,你刚刚那样说我,我一时——”

“阅雯。我做错了,就要为我自己做错的部分负责。我没想指责你,只是你扪心自问,你有没有做错的地方。”

“是她做错了,四哥跟我是有婚约的,韩陈哥,是她要抢走我的未婚夫。”

梨花带雨的脸庞,曾经那么让他心涩,现在再看——心底深深的叹息,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以这样的心情结束他的一腔爱恋。

曾经,是真的想,站在她的身边,哪怕只是看着她幸福。

是不是,四哥,比他更清醒。

所以,只肯给予关爱,却不肯付出爱情。

话说不出口,嗓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韩陈站起身,他付了款,“我先走了,你自己打车回去吧。”

头一次,他抛下她,一个人走了。

宁阅雯坐在位子上,他的衣袖她抓不住,就这样看着他远离。

眼底的泪收不住,那种心情很悲伤,一直对你好的人,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回头就能看到的,一直在你身边的人,突然之间没了,这种感觉太难受,抓的心脏疼,在心脏上划出了一条条一道道的伤痕。

宁阅雯哭了很久,哭到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眼泪,也没有等到韩陈又倒回来。

她用力的擦干净眼泪,伸手拿了自己的包站起来。

她不会放手,该是她的就只会是她的。

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手。

睡了极其长的一觉,踏实而安稳。

但是——

这是什么?

看看压在自己胸前的胳膊,程诺脸黑了下。

她微微动动身体,身后突然传出个声音,“醒了?”

低沉的,暗哑的,男人的声音。

脸猛的转过去,陈漠北的脸就撞进眼底!

程诺眨眨被眼屎糊住的眼睛,使劲看使劲看使劲看,真的是他——

他合衣躺在她身后,连着被子一起拥住她。

昨晚她睡着了,他也累。

可是手指只要一离开她的头,就见她眉心蹙起来。

他索性直接躺到病床上将她抱住。

她倒是睡的安慰,他却躺着动都不能动,床太小,翻个身就给跌下去。

他睁开的眼睛里,映出她的样子。

程诺闭闭眼,不忍心看,特么一天中最丑的时候就是现在!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同床共枕啊啊啊啊!

“你别说你是我老公。我给你说我不信!快下去。”

她团着被子收紧了下,粽子一样往他胸膛外挪,眼睛瞪着他,防狼一样。

第一是上身裸着。

第二是跟一个男人同床共枕。

特么还是个有婚约的男人。

简直就是太不靠谱了!

陈漠北脑仁疼了下,他胳膊收了下阻止她继续往外以免跌下去,感受到手臂下的女人突然僵住的身体,视线扫向她的脸,男人哼了声,起身。

“你怎么知道不是你老公?要不要给你拿结婚证看看?!”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角缀了一点笑意,让他整个人在晨光中显得愈发的邪气,偏偏又很帅!

完全没料到他能这样接话啊!

狠狠的被噎了一下子,程诺咬牙切齿的骂,妥妥的贱人,这种便宜都占!

“我给你说,我虽然不认识你,但是本姑娘结没结婚还是记得妥妥的,甭想占我便宜!”

“是吗?”陈漠北很淡定的看向她,“你忘了。你实际上,确实已经结婚了。”

程诺默默把脸撇开,睁眼说瞎话,原来是这样的。

领教了。

特么要是她真失忆了,会不会就真被他骗了?!

“就算结婚了,对象也不会是你!”

程诺哼哼,她拥着被子坐起来,看看挂着的输液瓶,怎么还没输完还没输完?

她郁闷的,“我想上厕所。”

男人眉角挑了下,“要我帮忙?”

“……”

狠狠瞪过去一眼,程诺觉得有点崩溃,“这里就没有女护工吗?”

“有。”

“在哪?”

“不知道。”

“……”

“要憋着?”

“……”贱人!

裹着被子去洗手间的可行性为零。

所以程诺指挥陈漠北拿了病号服过来,但是打着点滴确实不好穿。程诺瞪着这件上衣暴躁的想要揍人。

看她这样,瞪着眼睛里面燃着火的模样,才会觉得生命在她身上完全复原,虚弱一点没关系,他给她养回去,只要活着,能骂人能瞪人比什么都好。

陈漠北站到病床边,他拿了病号服,“手臂举起来。”

“你当我傻吗?你当我暴露狂吗?手臂举起来你不什么都看到了?”

“实际上,我帮你换的衣服擦的身体,你以为我会闭着眼做那些事情?”陈漠北声音淡淡,脸色也淡淡的,视线竟然从她被子上扫过。

那副模样,像是要穿透她盖在身上的被子看到下面去。

程诺瞬间觉得一张脸红透了,这个男人说起这种话,脸色都不带变一下的。

她竟然,无言以对……

陈漠北拿着病号服直接穿过她腋窝,将衣服反穿到她身上。

拉下她身前被子的时候,门突然被人打开。

哎哟我去!

项博九脚步一旋,咣当就把门给关上了。

退的利利索索。

这是病房!病房!病房!

就是给九哥九个脑子,他也不曾想过任何有碍观瞻的场景!

陈漠北眼皮子掀了下,没动静。

程诺头嗡嗡嗡的,“你不能把门关上?”

陈漠北将两个衣袖在她背后系上,抬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好主意。今天晚上把门锁了。”

“……”

长时间躺着,一下床竟然头晕的不行,眼前发黑,恶心想吐的感觉一下子涌上来,腹部一下下的蠕动,冲的五脏六腑俱是难受。

陈漠北眉心猛的锁起来,他手臂伸出手抱住她,揽着她让她坐到床上,声音也跟着紧绷起来,“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我特么难受啊!

缓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眼睛里包了一泡泪,程诺恨恨瞪过去一眼,“刽子手!”

“……”陈漠北盯过去,“不是说不认识?”

“我骂你了吗?我骂该骂的!”

“……”

“我要有个后遗症,你等着!”咬牙切齿的,程诺自觉自己是个健康宝宝,小时候因为调皮捣蛋伤了一次,也是那次才知道血型特殊,老头子从那之后就格外嘱咐她一定要注意。

否则一旦有个意外,来不及配熟悉血型,就只能等死。

她这么胆小怕死,那自然谨慎又谨慎。

好在老天也照顾她,感冒生灾的事儿极少光顾,偶尔那么几次吃个药也就妥妥的了。

所以,像现在这种经历,程诺真是少之又少。

眼泪都快忍不住了,不是她矫情,是真的难受。

从胃里往上,身体里所有的管道系统都给串通一气的折磨她!

“不会有后遗症。”掌心轻拍她后背,试图缓解她的情绪,声音却斩钉截铁。

程诺瞅他,“那要是有呢?”

“把韩陈剁了。”

“……”

项博九在外面等了很久,陈漠北才出来。

九哥第一句话是:“我什么都没看到。”

陈漠北给他一个极冷的眸光,“说正事。”

将今天发现的情况跟陈漠北讲了一下,“恐怕这事宁显淳也参与其中,想把韩院长也给拖进来,老爷子不知道能不能知道这事。”

陈漠北脸沉沉的未发话。

项博九问,“四哥,现在怎么办?”

很明显,抓证据不是没有,只是敢不敢抛出去。

而且,就算是丢出去了,到时候舆论压力起来了,对民众来说,医疗事故向来是极其敏感的。

政府一施压,不会允许往深里追,只会让尽快给出一个处理结果。

而可以想象,这处理结果不会是陈漠北想要的!

但是,只逮住一个护士,说实在的,对所有人而言都是不痛不痒。

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男人阒黑的眸子眯起来,“那个护士先处理了。”

“可是,四哥——”

这种人,充其量就是为人所用的最小的棋子,一般情况下,四哥很少处理这种人,毕竟,人生在世不容易。

有时候,能放一马就放一马了。

话开了个头,项博九没有再说下去。

从出事到现在,陈漠北只让他查清,查实,其他的,他一句话未再吩咐,也未再多问。

可是,项博九知道,包括他被老爷子软筋,四哥心里都清清楚楚。

他不说,只是不想说。

良久,男人沉沉开口,“博九,哪怕只是最小的棋子,我也没打算放过!”

“我知道了。”

项博九点点头,同时回了句,“程坤鹏也出事了,在暗道里被人堵了。挨了一刀,皮肉伤,人没事。”

眉心紧紧的锁起来,“谁干的?”

“地方隐蔽,查不到。但是前阵子程坤鹏曾经跟齐泰宏曾经的私人律师接触过,我在想,他是不是在查他父亲的事!”

回头看了一眼病房,陈漠北眉心微微皱起来。

他沉了半响,“博九,试药这件事,你不用再查下去,下面随便选个人去跟。你帮我办件别的事。”

项博九知道,四哥是想彻底撕破脸了。

他们谋划时间,也不是一天半天。

不是没有凶险,早已经计算清晰,可谁能知道,竟然完全失控……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安卓小说(m.anzhuowang.net)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重生90修个仙 开局从纳兰嫣然开始 你要的人设我都有 闺宁 蛇蝎毒妃计中计 星辰之秤 全球神祗之蛇人开局 天武称雄 都市剑说 配音天王 国色芳华 天赐良婿 都市之狂婿战神 开局签到如来神掌 我从禁地来 寒剑栖桃花 强婚 大奉打更人 吃蜜 [穿书] 我可以一直抽奖
经典收藏 尖叫女王 星际稽查官 我自深渊来 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 盲点 闪婚 小祖宗 萌宝出击:找个爹地宠妈咪 总裁不好惹:女人,休想离婚 小妖精[快穿] 飞来横犬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我是如此喜欢你 住在男神隔壁[穿书]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 重生之网红上位法则 独家忠犬 上司总是撩我撩我 繁花盛宴 (霸王爱人)别、别这样!
最近更新 大小姐她又美又飒 快穿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 大佬别逃,快娶我! 控制欲 七零年代小炮灰 大佬他冷艳无双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 去看星星好不好 六零重组家庭 存心偶遇 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 影后的嘴开过光 世界第一甜:老公,超宠哒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七零炮灰小知青 九十年代福运女 甜妻入怀:大叔,领证吧 [娱乐圈]一点可爱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txt下载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