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首页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大小姐她又美又飒 真千金她有千层马甲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余生有你,甜又暖 桃花绚烂时 穿书后我成了国宝级女神 舌尖上的心跳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全文阅读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txt下载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91章试药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韩医生,只要试药开始了,就算一次,不管结果好坏。我跟你签的协议,就只是一次。”

程诺说的很平静又很坚定。

宁阅雯听到,垂着的眸子掀开,她看过去,心底轻嗤却到底不露声色,“跟我血型一致的,也不止是你。没有你,四哥也照样会找到相同血型的人给我试药。”

她的声音微扬,隐隐透出骄傲。

是呵,那么个男人,费心费力的为她。

程诺太阳穴的地方抽疼的厉害,心里恼恨的直骂:贱人,跟你说话了吗!

韩陈看程诺一眼,“没事的,你别担心。就这一次,如果不行,我们以后找别人。”

“那你怎么不现在找别人!”

程诺恨恨的看过去一眼。

韩陈到底是没话了。

宁阅雯哼了声,看向韩陈,“韩陈哥,我去那边看看。”

韩陈回头看她一眼,点头。

快走吧,这俩女人,凑在一起就没有不争执的时候。

宁阅雯又瞟了程诺一眼,便是转身离开。

那一眼,充满含义。

可是程诺看不懂。

外面的走廊上,宁阅雯步子徐徐往外走,站在玻璃隔断的一角,她脚步顿了顿,抬眼往四周看去。

不过片刻,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工作人员经过,手里端着托盘,见到宁阅雯恭恭敬敬打招呼,“你好,宁小姐。”

她说着,脚步往前一凑,托盘几乎贴近宁阅雯胸前,声音压低了,“陈先生让我过来。”

宁阅雯凝目看过去,手里攥着的东西在这一刻紧的不行,视线落在托盘上贴了标签的试剂上,她迅速将手里的东西跟其中一样换了下,没再说半句话。

护士端着托盘往程诺所在的观察室走去,宁阅雯向相反的方向而去。

心脏砰砰跳,宁阅雯觉得脑子嗡嗡的,做这种事,她到底是第一次。

手机铃声响起时,还吓了她一跳。

一看是宁显淳的来电,她慌忙接起来,“爸。”

声音微抖,电话那边听的很清楚,“你在韩陈的试验室?”

“你怎么知道?”宁阅雯倒抽口凉气,她并没有跟宁显淳提过。

“你做的很好,不用紧张。但是以后这种事,甭管陈宗怎么安排,你别插手。”

“好。”

护士在程诺胳膊上留了两个静脉滞留针,熟练的将针剂注射进去。

针头刺破皮肤的痛感,让程诺微微皱了下眉头,就跟平常打针一样,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

护士注射完毕之后说了句,“我十五分钟过来抽血。”

她说完,冲着在一侧的韩陈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韩陈等她出去,又看向程诺。

“你是要一直在这里看着我?”程诺看他没有走的意思,只盯着她看,觉得很怪异。

脑子里转了转,觉得他这样看着她也是对的,这样她如果一旦出现异常肯定他就知道了,这样一想,心情瞬间好了,她坐到一侧椅子上,“这么说,我不是一个人跟坐牢一样在这里等着,你得陪着我是吧!”

韩陈切了声,“医生和护士会轮流查房,从现在开始的24小时会每隔15分钟不间断的抽血,后面的就会少一点,你可能会有虚脱的感受,不过这个不要紧,三餐这边都按照营养餐的标准准备好了,多吃点。”

他说完就往外走,程诺努努嘴切了声。

韩陈已经走到门口了,想了想又倒回来。

程诺抬眼望过去,就见他手伸到口袋里,抓了一把糖放到她面前的桌子上。

或许做医生的男人手指都非常干净好看,他手指在她面前松开,哗啦啦彩色糖纸包裹的小糖块散在桌面上。

“这什么?”

“你要无聊,想吃零食就吃这个。别的零食,这种时候你也不太适合吃。”韩陈解释,“补充下糖分。”

每次抽血的量虽然不会太大,可是频率确实也是很高。试药人会因为抽血过多而出现头晕的情况,但是后期营养跟上了补一补就好。

程诺看着那些糖果眼睛亮了亮,她剥开一颗丢到嘴里,难得的有好心情调侃他,“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因为昨儿我救了你,瞬间爱上我了?”

“……”韩陈额角抽了下,“你这厚脸皮到底遗传自谁?”

斜着剜过去一眼,程诺哼哼声。

韩陈看她心情似乎也轻松下来,这次就真的转身走了。

程诺舌尖拨着嘴里的糖块,满嘴甜丝丝的,却怎么也甜不到心口去。

她随手拿起一颗糖块掂在手心里把玩。

这个小房间就跟一间小单间一样,洗手间,床铺都有,门一关上却瞬间有种坐牢的感觉。

无所事事就容易胡思乱想。

程诺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静脉滞留针,将嘴里的糖块咬的咔咔响。

以后陈漠北要是结婚,哪怕她不随礼也应该给她喜糖才对。

毕竟是她甘愿以身试药,才能让宁阅雯病情好转。

今天竟然没见到陈贱人!

程诺手肘搭在桌面上,单手托着脸,她眯起眼睛来,手指无意识拨弄桌面上的糖块,其实她也不知道见到陈漠北又能怎么样。

这种心情很怪异。

心脏绷的厉害。

竟然隐隐有些心慌的感觉。

程诺深深吐出一口气,把那个男人的影子从脑子里甩出去。

韩陈回办公室的时候,宁阅雯已经回去了,就坐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等他。

见他进去喊了声,“韩陈哥,注射好了吗?”

“嗯。”韩陈点点头复又看向她,“等试药的结果吧,你在这里也闷,先回去吧,结果出来了我电话通知你。”

“好。”

宁阅雯应着,她起身时身体突然晃了下,手臂慌忙扶住旁边的架子稳住自己。

“怎么了?”韩陈忙过去扶了她一下,一眼看到她脸色泛白。

“不知道。出了一身虚汗,浑身没力气一样。”宁阅雯似乎有几分虚弱,她手压到他手背上,冰凉的手指让韩陈眉心拧了起来。

“先去检查检查。”

“不用,我没事。可能今天早上没有吃饭,血糖低的缘故。”宁阅雯拉住他马上要拨电话的手,“韩陈哥你带我去检查,还不如带我去吃个早饭。”

韩陈看看时间,程诺的试药刚刚开始,会有护士和检测人员轮流对数据进行采集分析,实际上压根用不着他在。

可这一次韩陈心底格外的紧张。

没通知四哥。

还是给阅雯研发的新药试药。

他心里虽说有把握,可这几个事情碰在一起偏偏就让韩陈心绪难宁。

眼看韩陈犹豫,宁阅雯拉住他的手,几分撒娇的,“韩陈哥——”

韩陈回神回握住她的手,“手怎么这么凉?”

“陪我吃过早饭你再回来,我现在不想开车。”

她的脸色不太好,委委屈屈的眼神望着他。

韩陈心底叹口气,他这边针对癌症药物的研发不知道有多少,试药的过程自然也多,这里的医护人员对于紧急情况的处理都非常有经验,确实也不应该太担心。

“走吧。”

韩陈拿了车钥匙往外走。

宁阅雯快步跟了过去。

手凉凉的,心脏怦怦跳。

她也不是生来冷血,到底是害怕。

只是,她这样做也是没错的。

那天在陈家书房外,她隐约听到了一些事情。

有个念头在心头越发膨胀,她其实不过是在陈宗面前漏了一点要让程诺试药的事情。

不动声色的往意外方向延伸。

试药出现问题,这种情况也不少见。

而且协议上都已经对后果赔偿情况标注的一清二楚,一份逝去之人的亲笔签名,就什么都解释的通。

无非就是到时候的赔偿而已。

事情的发展实实在在的顺着她想要的去发展。

宁阅雯如果只是想想,那陈宗就是把一切都妥妥当当付诸实践的行动者。

她在其中的角色无非就是一个传递者。

她并未根本的参与其中。

宁阅雯自我安慰,可浑身却忍不住的轻颤。

韩陈看过去一眼,“怎么了?冷吗?不是感冒了吧?”

他伸手去碰她的额头,被宁阅雯避开,她手臂缠过去挽住他的胳膊,急需要有什么支撑下自己,“没,今天穿的少了,有点冷。”

韩陈看着她缠上来的手臂,眼底到底隐约透出一份柔软,“你们女孩子也是,要风度不要温度。”

他取笑,宁阅雯只微微撅了嘴巴不吱声。

脑子里不断的在转。

镇痛剂过量致死,是多长时间来着?

项博九很早就被喊到了陈家大宅。

进门后,身上的所有对外联系工具就被老爷子让人给卸了去。

一个托盘上摆放着几样东西放到陈宗面前。

陈宗看了看,让人把托盘放下。

一大早陈宗就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项博九以为有什么事抓紧就来了。

然后就是现在这种状况。

陈宗并不解释原因。

佣人上了早餐,陈宗才开口说话,“过来坐吧。”

宋雪梅看到项博九还在奇怪,他这么早过来干什么,这会儿是看明白了,陈宗有事要问。

便让佣人多摆了副碗筷。

早餐吃的异常沉默,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

宋雪梅吃完就离开了,只留下陈宗和项博九。

项博九隐隐意识到不对,可到底什么事情他还不清楚。

这些年,跟着四哥如走在钢丝绳上一般走了过来,哪怕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也能嗅出这其中的不寻常。

他眉头皱起来,忍不住率先开口,“叔,你大早上喊我过来,不是为了让我陪你吃早餐吧!”

项博九难得喊声叔,这些年他更多是跟着下面的人喊老爷。

这声叔,陈宗到底多少年没听过。

眼睛里漫了笑意,陈宗身体往椅背上靠靠,看向项博九,“博九你来我陈家的时候也就十岁,跟前跟后的跟了我十年,你到小四身边才几年?六年还是七年?”

“今年是第七年。”项博九恭敬回答。

陈宗笑了下,“七年,就让你不跟我说实话了。小四到底给了你多大好处?”

他说这话,似乎更多是调笑,声音未见多少严厉。

项博九垂下眼未答话。

这种事不在于好处不好处。

四哥拿他当兄弟待,他自然以兄弟之情回报。

共同经历生死,彼此把命交付的那一刻,注定了项博九这以后的忠诚只留给了陈漠北。

不管老爷子当初把他派过去目的是什么,项博九现在只认四哥一个。

“一开始,我是想让你去他身边帮衬着他,也顺便替我监视着。现在倒好,遇上事,倒跟着他一起瞒我。我这从你嘴里拿句实话都难。”陈宗望着他,不轻不重的训斥。

“不通过我,好多事您也都能知道,何苦难为我。博九一直谨遵教导,忠诚是第一位的。”

“你小子,倒是懂得拿我的话堵我。”

陈宗笑了下,此时放在托盘上的手机响起来。

项博九看过去一眼,就见陈宗已经拿了起来,他看了眼便伸手掐断,直接把手机关机。

一室寂静,陈宗今天似乎格外有闲情闲话家常,跟项博九聊过去的一些事。

似乎也并不期待项博九回话,他只说他说的。

项博九身体一直紧绷着,情绪也绷的很紧,不知道到底出什么事情。

直到,外面押着个人进来。

被揍的鼻青脸肿。

见到项博九的时候,恭敬又难堪的喊了声,“九哥。”

九哥恍然大悟,太阳穴处的青筋都绷了起来,刚毅的脸上瞬间浮现一股煞气。

是他安排在程诺身边的人。

“这是你安排的人?”陈宗看过去一眼,便转过脸来问项博九。

明知故问。

项博九凝目望过去,“老爷子,你——”

陈宗摆了摆手,下面的人便将人押着退了下去。

九哥唰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肩膀已经被人给押住,陈宗看他一眼,“坐下。我身边的人不比你的差。你乖乖在这儿坐着,等上个把小时,到时候小四就算过来,也找不到你头上。”

双手攥紧成拳,胳膊上的筋脉都绷了起来,项博九盯着陈宗,一股愤怒从眼睛中喷出。

他总算明白陈宗请他来干什么。

不只是在程诺身上动手脚,恐怕他还想一并的借机给他和四哥之间制造罅隙。

他们这样的人,若是有一次背叛。

这辈子,都无法再信任。

老谋深算,说的就是陈宗这样,从不会站在别人的位置考虑,他只会考虑什么对自己最有力。

把人心踩到地上,告诉你,你不需要动脑子,你不要有心,你只需要知道你服从于我。

项博九双目赤红,他冷声质问,“老爷子,你要把程诺怎么样?”

“我之前提醒过小四,别把她放在身边,没好处。是你们不听劝,就别怪我出手。”陈宗淡淡的,他手掌放在面前的桌面上,眸光透出的凶狠并未随着年龄的上涨而削减一分,“小四打的什么主意我知道,他把她推到大众视野,以为我就没办法出手了?想要一个人消失的方法有太多种,我交给你们的,你们是不是都还回去了?”

他这套理论,项博九无言以对。

只是,想到四哥。

想到那个四哥吩咐一定要关照好的姑娘。

他突然出手欲将他身后的人撂倒,却被陈宗喝止,“博九,你这是要在我面前动手!”

“对不起了!”

项博九出手很猛,对面的人自然伸手也不弱,两人激烈交手中各有碰撞,项博九单手撑在桌面上,他避开攻击的同时冲向陈宗的位置。

手指一把锁在陈宗的喉咙上,“老爷子,对不起了。让我走。”

“哼。”

陈宗冷冷哼了声,他抬眼看向项博九,“我带你回来,养大你,不是为了有一天让你这样对我。手收起来吧,这种时候,我就是让你走,恐怕也回天乏力了。”

项博九的手慢慢松下去。

他只希望,还来得及,还来得及……

眸光深深压下去,项博九做事向来谨慎,既然四哥千叮咛万嘱咐,那他就不会只安插一个眼线。

有些事,要防患于未然。

可他又不得不为这中间的时间差而担心。

这会儿,没见到另外的人被提过来,九哥心里大约有数。

可他不得不做这一场戏,陈宗向来多疑。

希望四哥还赶得及。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程诺觉得身体的状况很不对劲,心慌的感觉愈发严重,头很晕,手掌用力撑在桌面上,身体在不断出虚汗,这种情况,不正常……

程诺伸手去按响铃召唤护士。

方才给她注射的中年护士过来,她推门进入,“怎么了?”

“我心慌的厉害,头也很晕,很难受。是不是这药有问题,不是说有问题就会立即停止试药吗?”程诺慌张询问,心底的恐慌在渐渐蔓延,声音都带着颤抖。

害怕啊,真的害怕。

身体乏力,一直在出虚汗,手脚颤抖的厉害。

护士靠近她,将她按坐在椅子上,她伸手按住她眼睑看看她眼睛,微笑着,“没事。这都是正常反应,再过一段时间适应了就没事了,这阵子你就先忍忍。可能一会儿还会出现恶心呕吐的情况,这都是正常反应。不要紧的,再过段时间你就会脱离痛苦。”

护士站在她面前,手用力掐住程诺胳膊将她整个人拉起来,“在床上躺一会儿吧。”

程诺眯着眼,看她的样子在眼前不断变幻,耳朵嗡嗡嗡的,似乎整个天地都在旋转,她想用力挣脱竟然挣脱不开,护士将她放到床上后,就快步离开。

门被关上,隐约听到有外面锁死的声音。

好难受。

时间被分割成一秒一秒,身体的煎熬,精神的折磨。

呼吸要被扼制了一样,死神似乎就在跟她招手。

那护士说的不错,恶心呕吐。

程诺身体从小床上翻下来,她跪在地上,手指死死的抓在床沿上,用力到手指泛白,眼泪迸出眼眶,五脏六腑在胸腔里翻滚,恶心的想要吐。

吃过的饭全都吐了出来,吐在身前,吐在地板上。

污浊的味道,酸腐的味道。

应该有吧,可是她闻不到。

程诺没试过药,不知道不良反应到底都会什么样,可她现在这样,显然不正常。

不想死,不想死。

程信中说,诺诺,好死不如赖活着。

她一直都很听话,很听话的,坚强的活着。

到底为什么又要让她遇上这样的事。

站不起来,求生的欲望,让她跪着往前爬,她吐过的东西沾染在身上,脏的就像是垃圾桶里的乞丐,可哪怕是乞丐,也有活下去的资格。

关着的那扇小门,似乎成了她最后的希望。

眼前的一切似乎又都成了虚幻,好像连那扇门都看不到,扭曲着,在她眼底扭曲成一片一片的光晕。

时间被切割放大,她在至伤至痛的尽头,似乎看到了一双温柔宠溺的眼睛。

他说,诺诺,爸爸不在身边要照顾好自己。

那个最宠她的人啊,就那样离开。

是来接她了吗?

可是,妈妈怎么办?哥哥怎么办?

有些念头倏忽闪过,却又被痛苦取代。

“爸。我难受。我好难受。”她喃喃的痛楚的念,“爸爸,我过去,是不是就不难受了?”

是不是到他身边,就可以不痛苦不难受了?

眼泪顺着眼眶往外淌,淌了满脸,带着绝望和苦涩的味道。

程诺倒在地上,动不了,那扇门就在她眼前,她却没了过去的力气。

呼吸被勒住了一样,吸不进吐不出,她手指扣在自己脖子上,瞳孔在渐渐缩小。

意识模糊中,她竟然还会,想起那个男人。

是他安排的呵。

是他安排的。

心脏已经感受不到疼。

感受不到。

所有的景色在眼前涣散,五彩斑斓……

“四哥,出事了。我联系不上九哥,他让我一旦联系不上他就找你。我们两个跟着程小姐,我是暗地里监视虎子,算是彼此有个照应。他被老爷子的人带走了,程小姐进了试验室。”

接到下面人的汇报。

陈漠北从未曾知道,自己的心脏被人硬生生割破是怎样的痛!

哪怕他被自己至亲的人算计进去,在最凶险的境地,他都冷静自持,一步步的走在黑暗的通道中,走出一条属于陈漠北的路。

在城市中疾驰的车辆不管不顾的只往一个目的地,只希望时间等他,哪怕一秒。

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颤抖,他思考一切可以用到的,最快的——

韩陈接到陈漠北电话的时候很心虚,“四哥?”

“韩陈,你在哪里?”

“跟阅雯在外面吃早饭呢!”

“今天没有给程诺试药?”抱着一线希望。

电话那边沉默了半响,陈漠北只觉脑子要崩开一样的疼,他顾不上解释,“你去试验室,快点,程诺有危险。”

韩陈突然起身往外冲,宁阅雯拉都拉不住,“韩陈哥,怎么了?”

来不及回她的话,韩陈迅速的开车往试验室的方向。

从今天早上一开始就心神不宁,四哥的话一出来,他嗡的一声。

陈漠北不知道韩陈为何会没有通知他就进行试药,可是在这些人中,似乎只有他最可信,从他的位置赶过去,需要时间。

而他不敢赌。

不管是谁,不管是谁过去,要确保她没事。

比他更快一点,要更快一点过去。

似乎有光罩住自己,白炽光。

一团团的。

像是天上的云,幽幽荡荡。

轻柔绵软。

小时候吃过的棒棒糖就是这副模样。

那时候的快乐如此简单。

程诺轻叹,为什么长大后,开心和快乐就会变得这样复杂。

耳边隐约有声音,非常遥远。

“快点,准备抢救。”

抢救?抢救谁?

爸爸吗?

抢救不过来。

太晚了。

痛苦的记忆那么深,在过去的时间里,全都扎根在记忆中,不肯离开,让她牢牢记住。

眼底的光芒彻底的,彻底的消失掉。

爸爸,从现在开始,我也会没有痛苦吧。

像你一样,闭上眼睛,再感受不到任何。

哪怕我哭的再狠,你都不会再睁开眼看我。

你说诺诺还是笑着最好看,我就天天笑给你看。

可你从来,都没有再出现过。

哥哥因为你,放弃了很多。

他不说,可我知道。

他放弃了他最爱的职业。

放弃了。

你说不会影响他,怎么可能。

妈妈说早晚有一天,她会去见你。

是不是,我要比妈妈更早一步?

见到你,跟我说一说,我按照你说的做了。

到底是对,还是错?!

抢救室的灯一直亮着。

韩陈抱着人冲出来的时候,他车还没停稳。

顾不上质问,所有。

男人站在外面抢救室外,黑衣黑裤,与整个走廊的白色形成剧烈的反差。

攥着手机的手,收紧到几乎要捏碎了机壳。

他最煎熬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不用回忆。

是现在。

每一分每一秒。

程坤鹏从路边小卖部里买了一包烟,满脸的胡渣子,落魄狼狈,他身上穿着一件灰黑色的带帽外套,侧着脸点烟,半眯着一只眼睛,像是最颓废又有魅力的糟汉。

跟了一夜,熬了一夜,眼球上全是红血丝。

竟然没跟到半点他想要的信息。

已经是九点多的光景,今天看来要提前结束找个地方休息。

他深吸一口烟,然后吐出,看烟圈在眼前消散。

掌心贴在心脏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心神不宁。

他穿过老旧小区楼房的小路,避开晨起上班的高峰潮,往僻静地方扎过去,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后开机。

几条信息进来。

程坤鹏一条条翻看过去,是未接来电的提醒。

他看着那熟悉的号码,诺诺昨天晚上给他打了两个电话。

他这些日子没什么音讯,估计是着急了。

想到自家那个古里古怪的妹子,他眼角轻笑,手指轻按把手机里的几条信息全都删除,他想,在补眠之前也该给诺诺打电话报个平安。

手机的按键音在寂静无人的过道中响起,分外清晰。

耳朵里倏然响起呲呲的声音,像是砍刀摩擦地面的声响,警惕的神经线瞬间全都绷了起来,程坤鹏迅速的删掉手机上未播出的号码,他回身的一刻,突然兜头被什么东西罩住。

眼睛里只来得及看到数人,以及明晃晃的刀刃。

操!

他心底暗骂一声,接着跌倒的姿势往侧滚去,企图逃开攻击。

可是寡不敌众。

他甚至没看清领头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程坤鹏出声询问,“你们是谁派来的?我做什么事了?”

对方半点动静没有,拳脚全都招呼到他身上去,显然是不想留下半点线索。

头被蒙着,看不到,就只能凭着痛感辨认方向,狠狠撞过去。

对方痛呼出声,恼怒的一刀砍过去。

血腥的味道一下子喷出。

程坤鹏疼的叫出声,他跌倒在地上,伸手按在大腿上,粘稠的血液沾了满手。

硬拼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脑子在这一刻无比警醒,他凭着记忆在脑子里搜索逃跑路线。

无论如何,到人多的地方去。

伸手撑在墙壁上,程坤鹏撑着自己站起来,“等等,你们要什么?不会只想要我的命吧?”

他企图拖延时间,同时脚步往后撤着,突然伸手抓下头上的罩子,瘸着腿扭头就跑——

哪怕不问,程坤鹏也知道,这帮龟孙子是真的要他的命。

冲出小路的一刻,他回头看向追过来的人,牙一咬冲着过来的一辆小汽车就冲了过去。

就是这一刻,抢救室里的心电图突然平成一条直线。

韩陈手几乎都发抖了。

“电击。”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安卓小说(m.anzhuowang.net)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星辰之秤 飞天 造化青莲界 混完西游才出世 神仙日子 强婚 唐爷你脸不要了 大奉打更人 我在虐文做海王 强人 炮台法师 如何诱捕打野 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 闺宁 一笑风云变 偏执大佬暗恋我 娇宠 天武称雄 靠土豪APP追星 点满力量的我绝不会无用武之地
经典收藏 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雷古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妖怪都市 别来无恙 黛色正浓 萌宠(gl) 这个男主不讨喜 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 繁星 总裁不好惹:女人,休想离婚 多宠着我点 萌宝出击:找个爹地宠妈咪 坠落 越界招惹 重生七零小炮灰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上身影后 孤儿路王者[电竞]
最近更新 绝对心动 去看星星好不好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重生八零小娇蛮 SCI谜案集(第五部) 农妇的位面空间 穿越六十年代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我妈才是女主角[八零]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我是女炮灰[快穿] 容我放肆一下 大佬别逃,快娶我!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 给你祖宗打电话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哄她 曾是年少时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txt下载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