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首页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 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 跨界演员 咸鱼穿成年代小福宝 诸天大佬 偏执老公一宠成瘾 桃花绚烂时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有只海豚想撩我 伯爵大人有点甜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全文阅读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txt下载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90章车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就在她眨眼的片刻,程诺突觉唇上一痛。

她眼睛瞪大了,就瞬间落入男人眼底。

瞿黑的眼眸,带着深如海的色泽,掉进去就被溺毙。

他同样眼睛睁开看着她,牙齿轻咬在她的唇上,不轻不重的,咬住。

呼吸在一瞬间被掐住了,然后在程诺暴怒之前,男人已经撤身坐好,发动车子。

擦!

肿么回事?!

本来一口怒气已经提起来了,马上就要冲口而出,结果他撤了。

程诺内心在咆哮,她一口气堵在心口不上不下的,气的她头疼。

可陈漠北气定神闲的发动车子,脸上表情淡淡的,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不过都是她的错觉!

轻抿了下唇畔,微微的痛感。

程诺泄气的,难道也要她装作没发生?

恨恨的瞅过去一眼,程诺决定装死。

“我回家,你知道地方的吧!”

程诺说了地址,身体往后一靠,索性闭目养神。

陈漠北只看过去一眼,嘴角微微勾了下,稳稳开着车。

车内太安静,她晚饭吃的又太饱,晃晃悠悠居然就睡着了。

声息均匀,陈漠北睇过去一眼,就知道她确实睡着了。

这丫头到底是多放心他?!

男人眼角眉梢溢满柔和笑意,他微微偏头看去,心随意动,车辆突然就变了道。

后面不远不近跟着项博九的车子,司机突然提醒,“九哥,四哥变道了,这是要去哪?”

“跟过去。”项博九声音紧绷起来,他警惕扭头看向后方。

仔细辨认周围车辆,没有什么异常。

“九哥,有情况吗?”

“没事。”

项博九嘴上说着,身体却未曾放松下来。

自从曝出那起绯闻之后,齐景言方面并未给予外界任何回应,一概沉默应对,本来四哥预估大行生物集团的股东大会召开在际,肯定会引起比较大的波动。

但是,这阵子那边却出奇的安静,在商场上的竞争动作也做的中规中矩。

唯恐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更何况四哥特意嘱咐过,程诺已经完全曝光在宁显淳的眼前,让他格外注意。

项博九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就怕突生波澜。

四哥这边他是左右不离身,就怕是有个万一。

陈漠北车停到观景桥边,透过天窗望出去,星子点点,缀于黑幕中,美不胜收。

他扭头看过去,她蜷缩在座位上,头被晃到了一侧,歪着头,露出很长一段脖颈,优长白皙细嫩。

男人手指蜷缩起来轻噌过去,许是些许痒意,她哼哼声身体动了下。

细细的声响在寂静的车厢中显得格外诱人,像是什么东西扫在心脏上,麻麻痒痒的,男人喉结轻滚,有些渴望控制不住,他俯身过去,伸手调低她的座椅。

她的呼吸平稳,眼睛闭着,睫毛罩在眼窝处一片阴影。

手臂撑在她身下的座椅上,陈漠北垂眼看去,心脏的地方被挠啊挠的,忍不住。

唇畔轻碰在她的唇上,落在下颌处轻点,复又滑向她的脖颈,轻轻的风扫过一样,程诺只觉的有点点痒,她手伸过来在脖子上划了下,偏偏头继续睡。

陈漠北眼底突然溢满笑意,内心就一个字:猪!

男人视线沿着她脖颈往下,盖的严严实实。

她今天穿着背带裤跟三哥一起走近陈家大宅的别墅,他一眼看过去,眼睛给扎了一样,这副模样青春俏丽,还有说不出的清纯。

而此刻,她闭着眼睛,眼睛里的狡黠和灵动全数藏了起来。

就只剩下这样一副干干净净清清纯纯的面庞。

男人都是有这样的劣根性,想要破坏撕裂一切青涩干净的人事物。

他的掌心摩挲她的侧脸,唇畔含住她的舌尖抵开她的唇齿探进去吸取她的美好,她温软的躺在那里,被他攻城掠地也不过是哼哼几声,他勾着她的舌尖,辗转亲吻。

寂静的车厢里,只剩下沉沉的喘息声。

程诺迷迷糊糊,有几分分不清是梦是醒,被吻的浑身虚软,水一样流成一片,呼吸被带着乱了分寸,细细的吟鸣从喉间泄出,勾勾绕绕竟然让她自己听了都会脸红。

她内心鄙视,又做春梦。

舌尖试着卷了下,却突然换来更狂猛的进攻。

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她瞪起眼睛看清俯身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程诺直接恼羞成怒,程诺猛的用力推过去,手被控制住,他微微扯开一段,平息自己已紊乱的气息,声音带着几分不自控的低哑,“醒了?”

分明有几分笑意。

程诺直接怒了,她曲膝踢过去,大骂,“陈漠北你这是趁人之危!”

“你能说你不喜欢?”他笑,伸手按住她的腿,突然起身迈过驾驶座压过去。

“唔——”

男人重重压过来,程诺几乎快被压吐血,闷哼一声。

陈漠北按住座椅按钮,她身后的座位整个平下去,后背失去支撑,她猛的仰躺下去,反抗的力气全被这一下给泄了去。

狭小的空间里,她施展不开,何况还被他压着,他垂眼含笑,觉得她还是方才最乖,哼哼唧唧的声音像是小猫一样,把心都给扰酥了。

陈漠北车子停下来,项博九一看这地方,想来四哥是想透透气,也没啥大碍。

他松口气,指挥作为司机的黄毛小子把车也停下。

刚点了烟,就听小黄毛咋呼声,“九哥,四哥的车不对劲,要不要过去看看?”

项博九接着就把烟给掐了,看都没看就拉开车门下车,刚走两步就看到视线范围内那辆车不算规律的,一动一动。

九哥脸瞬间黑线了。

他猛的一手抓住往前冲的黄毛小子,“你给我回来!”

“九哥,怎么了?那——”

打断他继续问话,项博九阴着脸,“给我滚回车上去。”

两人相继回了车上,小黄毛不明白,挠着脑袋坐在驾驶位上盯着那车看,还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头猛的被项博九拍了下,“看什么看。”

小黄毛郁闷了,九哥你不是说时刻盯着四哥车,对任何风吹草动都要汇报。

陈漠北脸俯低下去,突然很是叹息,怎么不一直睡着,还没解渴。

“你放开我。”她挣扎想要推开他,身体动来动去。

男人突然闷闷哼了声,他下半身几乎跟她贴着,被她这么一磨蹭,野火燎原。

操!

陈漠北心底咒了声,他最近简直就像是没偷过腥的猫,她轻轻一撩拨似乎就能让他把控不住,男人脸色不好看,身体的直接反应不在可控范围。

程诺气的脸通红,又恨又窘,偏偏他紧紧压着她,让她清晰的感觉到他的身体变化。

他的身体压着她的磨蹭,声音愈发的低嘎,贴着她耳畔问她,“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程诺都要尖叫了,她脸红耳赤的,几乎要暴走,“陈漠北,你太不要脸了!你滚开!”

“不会滚,要不你滚一个我看看。”

他这简直就是耍无赖了。

如果不是手被他抓着,程诺一定要挠花他的脸。

看她横眉冷对的样子,陈漠北心底很烦躁,他索性身体重量不管不顾全都放到她身上,牙齿咬她的唇,她偏开头,他也不在意,唇就印在她的耳侧,脸侧,顺着脖颈往下移,落在她的锁骨上,他的牙齿不轻不重的咬过去。

咬的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咬的她身体竟然会不自觉的响应和颤抖。

这简直让她无地自容,程诺努力抑制身体轻颤,冷冷盯着他,直言不讳,“你要么直接跳河里去洗个冷水澡,要么找宁阅雯去。”

她实在想不明白这男人到底搞什么,一想到晚上吃饭时候他们讨论他和宁阅雯的婚事,讨论他已经安排好了给宁阅雯试药。

程诺这心里堵的不行,可她不能哭也不能觉得委屈。

协议是她自愿签的,没人逼她。

但是,是他安排的。

为什么现在,她竟然这样不能接受,是他安排的。

眼睛微微有些湿润,被她压制在眼底。

吻着她的动作倏然停止,他抓着她手腕压在身侧,身体借着手臂的支撑俯在她上方,就这样凝视着她,他的眼神因为她的话变的凶狠和阴鸷。

似乎她说了多么不该说的话。

逼仄的空间里,被紧绷的呼吸也拉紧了一分。

程诺拿腿踢他,被他压住,手臂用力睁开钳制,抽他,被他攥住。

他放手。

她再抽。

他攥住。

如此循环往复,竟然也把程诺累的不轻。

她瞪起眼来狠狠的盯着他,男人不痛不痒的望回去。

就是不放开她。

另一辆车里,小黄毛盯着盯着突然恍悟般看向项博九,“九哥,我知道了。”

“知道了什么?”项博九懒懒的,他嘴上吊了一根烟,车窗半摇下来透气,手肘就搭在上面。

“那个什么,你试过吗?”

“嗯?”懒懒的丢过去一个眼神。

小黄毛抬抬下颌向陈漠北车子那边,嘿嘿笑的很是明白,崇拜的,“果然是我四哥,选这么个地方玩儿车震,就是有情趣——哎哟——”

头又被啪啪啪狠拍几下,项博九气的骂他,“你他妈嘴上把不把门,把不把门!把你脑子里那些东西都给我扔了,这话你要是敢在四哥面前说上一句,你明儿就直接进医院吧!别说我不管你!”

小黄毛捂着脑袋妥妥的不敢说话了。

等了半响,那边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小黄毛终于又是忍不住,问,“说真的,九哥,你试过吗?”

啪!

一巴掌拍的小黄毛头晕目眩。

项博九郁闷的,试个毛线,老子连女朋友都没有!

陈漠北后来还是送程诺回家。

当然,没动她分毫。

只是临走之前,他整个人发了狠似的压着她,贴着她的耳朵问,“还没想好?”

程诺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但在某种程度上,她突然有点不太信任他。

她没回话,他倒是也没勉强。

去上班时候赵一玫突然丢给她一沓材料,“你抓紧看看,把我们公司的曾经做过的与之相关的经典案例整理一份,下午四点之前给我。”

来不及多问,程诺赶紧去翻看,她把要点挑出来,然后找了李工,让李工根据她整理的要点把之前的案例材料基础资料整出来。

中午都来不及吃饭,弄完之后都已经快四点了。

程诺电脑上放出来PPT让赵一玫过下眼,赵一玫快速看过去一遍,然后拍拍她肩膀,“很好,这么短时间做的简直出乎我意料了。”

她说着看了下时间,“把电脑和材料给我准备好,我马上走。”

程诺应了声,匆忙跟着往外走,赵一玫拿上车钥匙一边穿衣服一边找司机,“小王呢?”

“哦,今天下午有个工程验收,小王和刘元出去了。”

“我会开。”程诺弱弱的加进去一句话,“就是不太熟。”

“那太好了,自动档的。好开。”赵一玫说着,手里钥匙丢给她。

程诺坐在驾驶座上深呼吸下,问了赵一玫哪些档位就开始启动车子。

赵一玫从坐上车手里电话就没歇着,她接连打了几个电话约见对方项目的负责人,刚刚听说的消息,说实在的这消息传到这里已经是很晚了,但是利润太可观了,赵一玫当时简直就是眼睛都亮起来了。

怎么也要试一试,说不定就能有戏。

咣叽一脚刹车踩下去,赵一玫差点一下子撞到挡风玻璃上,正拿着手机打电话的人突然啊的尖叫一声,吓得对方连忙问,“怎么了怎么了?”

赵一玫惊魂未定,她扭头看看程诺,这哪里是不太熟。

这简直就是太不熟了。

红绿灯路口,还隔着半个车那么远,程诺猛的一脚刹车。

特么要命啊!

赵一玫内心一边哀嚎,一边陪着笑脸,“没事没事,我正急着往您那边赶,杨总,无论如何给我一个机会,我们见面谈谈,用不用我的方案您来定不是。您别还没见面就一杆子把我拍在沙滩上。”

“好。那我等你们过来。你路上慢点开,别出意外。”

“呵呵呵杨总谢谢你。”

咔嚓挂了电话,赵一玫看向程诺,“过了这个红绿灯,你靠边停车,我们换换。”

“没事没事,你总得让我熟悉,不然以后你再出门,司机找不到,怎么办。”程诺也惊出一身冷汗,她是新手,量不出路来,总觉得快撞上了,所以狠狠一脚刹车踩下去了。

赵一玫想想也对,心一狠,“行,那你开慢点,他既然说了等我就应该没问题,这也算是你刚刚那一脚刹车给换来的。这个杨总的信誉还是比较不错的。”

然而,赵一玫很后悔。

程诺是没刮了噌了撞车了,可她这一路上惊险万分的左躲右闪,要么猛踩油门,要么突然踩刹车。

赵一玫自认从不晕车的人,竟然晕车了。

等程诺刚把车停到车位里,赵一玫迅速推开车门哗哗的吐。

“一玫姐。”程诺伸手拍她后背,“你没事吧。”

没事能吐吗?!

赵一玫伸手拍着胸前,她弯着腰企图缓缓,还是缓不过劲来,看看时间,确实有点晚了,她推程诺,“你拿着材料先上去,双子楼B座2010室,杨总。你就直接跟他讲方案,你做的材料你也应该熟悉,行不行的就看人家怎么决定了。我缓一缓,一会儿再上去。”

程诺应了,“你行不行?”

“行行行,别啰嗦,快去。”

赵一玫摆摆手,程诺拿着材料就快速去找电梯。

卓耀辉从楼上下来,要去开车就见到有个很眼熟的人。

他皱了下眉头,觉得自己应该看错了。

在垃圾筒旁边,很没有形象的弯着腰。

这实在不应该是赵一玫的风格,她厌恶一切不够光鲜亮丽的东西,就是跌倒也要优雅的跌倒。

这会儿不顾形象的站在垃圾桶旁边是怎么回事?

身上的一步裙,因为弯着腰的缘故,显得,非常非常短。

本来不太想多管闲事,但是脚步迈开又迈了回去。

肩膀被人轻拍了下,赵一玫扭头一看是卓耀辉,眼睛都快瞪出来,怎么在她这么狼狈的时候见到他?!

真是,倒霉透了。

她拿手纸迅速擦擦嘴角,涂着单寇的手指按在太阳穴上,直起身来,“卓秘书,真巧。”

卓耀辉看着她,“怎么了?不舒服?你一个人吗?”

呕——

赵一玫想回话,但是请告诉她,为什么啊,不过是晕个车而已,怎么就停不下来呢!头好晕头好疼!

“……”卓耀辉看她一眼,这个时间不会是喝醉的缘故,而且她身上没有酒味,眉心皱起来,“你怀孕了?”

“……”

好想撕了他,她连男朋友都没有哪里来的怀孕。

还是他就认为,赵一玫凭着身体走到今天?!

赵一玫没空理他,这种感觉糟糕透了,五脏六腑都要滚出来。

“晕车。”

她勉强吐出这两字。

卓耀辉眉角抽了下,实在是对她的话半信半疑。

“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赵一玫身体顿了顿,突然抬起头看着他,重重的点了下头。

卓耀辉伸手扶住她往车子方向走。

坐上他车的时候,赵一玫翻出手机给程诺发信息,“这合约你看着办,能行行,不能就算。我难受先去趟医院。车你能开走就开走,不能开走放在那里明天我找人开回去。”

发送完毕,赵一玫手机往包里一丢。

头一次体会晕车的滋味儿,吐完了之后感觉好一点,但是头晕。

她眼睛打量他的车,干干净净,眼睛扫视一圈,没有看到半点女性用品。

很好。

她坐在副驾驶上,明明难受也还不安份,竟然拉开他车上的储物柜,这实在是——

卓耀辉很头疼。

赵一玫合上盖子,笑笑,“我手纸都放在这里面,你这里没有吗?”

“抬头,往前看。”男人凉凉的提醒。

“哦,呵呵呵呵,在这里啊。我头晕,看来眼也晕了。”赵一玫丝毫不觉得尴尬,伸手抽了手纸擦擦嘴巴。

晕车没什么好办法。

医生给开了两片晕车药,然后让她回家好好休息。

赵一玫郁闷的,怎么就不能输个液什么的。

好吧,虽然其实她现在也已经好很多了。

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卓耀辉以为她是她胃有问题,倒没想到真的是晕车。

这边刚检查完,那边程诺就打来电话了,“一玫姐你没事吧?”

“在医院呢,不要紧。”

“嗯,杨总想直接跟你对话,问几个问题。”

“好。”

电话转了个人,卓耀辉就见到方才还病怏怏的人脸上立马换了副神情,连声音似乎都变得更加娇媚。

是她的工作状态。

卓耀辉视线偏向另一边,等她把电话打完。

虽然对她的方案还算是很感兴趣,但是到底是个不算出名的公司,对方犹豫是很自然的。

程诺问要不要过去接她,赵一玫果断的拒绝了,完全不用!

挂了电话,赵一玫看向卓耀辉,突然眯起眼睛笑,“卓秘书,你们跟万鹏公司杨总有没有过合作?”

“……”

她一开口,卓耀辉就知道她想说什么。

他不回答,她就知道肯定是有合作的。

“帮忙拉拉线呗,利润你要多少我分你。或者,我请你吃饭。”

她眼睛弯起来笑,卓耀辉很头疼的按按太阳穴,“我送你回去。”

他送她到楼下,很客气的拒绝了她上去坐坐的邀请,开车离去。

赵一玫望着汽车离开的方向,烦躁的,哎哎哎,搞个暧昧都没机会。

赵一玫本身对这订单也没抱多大希望,谁知道竟然能够签下来。

隔了两三天,杨总那边打来电话约她过去详谈。

谈着谈着就料到了卓耀辉。

赵一玫眼睛亮了亮,听到他的名字似乎比接到订单本身还要高兴。

她电话拨过去,“卓秘书,谢谢你在杨总面前美言,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

“最近很忙。”言外之意,没空。

总会有空的。

挂了电话,赵一玫是笑的眉飞色舞。

程诺也接了个电话,与之相反,她整个人恹恹的,“一玫姐,我请一周假行不行。”

赵一玫心情很好,连问为什么都没有,痛快答应,“好的。”

韩陈来的电话。

说是确定了试药日期。

让她明天过去。

程诺下班之后去看了周静容,吃过饭后两人闲聊了一阵子。

想起来去买点水果给妈妈备着,走到二病区的时候突然听见剧烈的争吵声,还有一些女护士的尖叫声。

周围的人也纷纷聚拢过去。

程诺好奇跟过去,就见一个男的在跟医生吵架,声音很高,情绪很不稳定,“我老婆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你们说手术能行,结果手术后还没有二个月就走了——你们这群庸医,一定是你们的手术出了问题!”

医生试图解释,但是对方根本不听。

程诺问身边的人,“医疗纠纷吗?”

“唉,他老婆那是癌症,手术之后又扩散了。来到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抱着活一天是一天的心态。看来是受打击太大了,不能接受现实。也是,才三十冒头的年纪,孩子才三岁,要谁谁受的了。”

这里是癌症专科医院,可想而知,没得癌症的哪一个会到这里来。

两人正说这话,突然听到那边一声尖叫。

程诺抬眼看过去,只觉得眼角一跳,那位男家属似乎疯了一样,突然抓了护士站上的一把椅子照着旁边的小护士就丢过去,所有人都傻了眼。

还不等程诺反应过来,一个人突然冲过去,拉着小护士转到一边,椅子不偏不倚砸在他背上。

韩陈?!

程诺松口气,刚刚那一下,是冲着小护士的头去的,若果不是韩陈及时护着,恐怕会伤的很厉害。

可还不等他再松口气,那病人家属却是丢了椅子,从身上掏出把水果刀。

眼神涣散,他喃喃的念叨着,“是你们害死她,是你们害死她,我要你们以命抵命!”

几个医生赶着周围看热闹的病人赶紧走,别在这里受到伤害。

有人已经在拨打110。

程诺想走,又不放心,韩陈刚刚挨了那一下不轻快,她看他贴着墙壁站着,不知道是走不动还是故意的,试图跟那位病人家属沟通。

“你冷静一点。”韩陈一边说,一边朝旁边的护士说话,“去拿镇定剂。”

距离很近,程诺莫名眼皮子狂跳。

这种时候废什么话,那人明显就是精神状态不正常了。

估计自己做什么都不一定知道。

距离这么近,发生意外一切可都晚了,程诺想了想果断冲过去,她避开他持刀的右手,一脚踢到他左侧将他整个人像右倾倒,撞在一侧的墙上,先避开韩陈。

接着拧住他胳膊手指在他腕骨处一弹,手上的刀子落地。

男人疯狂的吼叫,几乎是把程诺当成了唯一攻击对象。

使巧劲可以,遇上一个疯狂的男人,程诺也压根就对付不住,索性其他男医生眼见他手里没了凶器都围了过来将人控制住,直到护士拿了镇定剂给他注射上,才算是缓了口气。

所有人似乎都经历了一场恶战一样,韩陈贴着墙壁坐下去。

方才被他护着的小护士,哭着走过去,“韩医生,谢谢你,你不要紧吧?要不要去外科那边看看?”

“哭什么呀,这不都没事吗!”韩陈声调微扬,笑着打趣,“放心吧,皮肉伤而已,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说完,微微偏头看向程诺这边,“你没事吧?”

“没事。”

程诺摇摇头,她确实也是没事。

其他医生也都过来跟她道谢,程诺点点头,眼看他们处理现场的混乱,她就率先撤了。

韩陈视线望过去,看她瘦削的背影穿过病区走廊往外走,心里有些说不上的滋味儿。

程诺买了水果回来交给徐阿姨,又交代了几句就准备离开。

走出病房楼的时候被人喊住,“程诺。”

程诺扭头,就看到韩陈,虽说不要紧,但是皮肉苦也是要受点,看他活动着一侧肩膀向她走过来,“你回家?”

“……”不废话吗?!不回家去哪儿?

程诺斜着眼看他,“有事?”

“嗯——要不我送你?”

“不用了!”程诺眼皮子掀了掀,她从这里坐地铁回去,总共要不了十块钱,找他送指不定又有什么陷阱等着她。

眼看她不应,韩陈也有些急,“那你一会儿再回去,我请你喝杯饮料。”

看出他是有话要说,程诺点点头。

从医院外面的小店里,买了两杯饮料。

韩陈递给她一杯,自己拿了一杯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还是很真诚的道谢,“刚刚,谢谢你了。”

“谢谢我就请我喝这个?”程诺正吸着橙汁,一听他道谢眼眉都挑了起来。

韩陈一看她这样,心里的那份不自在都放下来了,“你说吧,你想要我怎么谢你?你说,我来办?”

程诺瞬间乐了,“我说什么都行?”

“行!”

“那我得好好想想!”程诺眯着眼笑,“可不能简单了。”

韩陈也扬了笑,“那就等你想好了。”

两人坐了一会儿,出门时候韩陈终于说到正题,“明天的试药——”

“哦,我知道。我请好假了,你不是说七天就完事吗?!”

“嗯。七天就行。”韩陈点点头,在她扭头想走时又拉住她,“前期的动物试验以及在重症患者身上做的试验结果都很好,我不能说百分之百,但是我敢说百分之九十五是没问题的。”

“那不是还有百分之五有问题?”程诺瞪他,“要有问题,会有什么问题?”

韩陈顿了顿,斩钉截铁的,“不会有问题。”

他一方面是对他的专业有信心,一方面确实反复试验过。

唯一不能心安的就是没有告诉四哥。

韩陈挠挠头,为什么就这一点,让他这样心神不宁呢。

程诺瞅他一眼,哼了声,“你最好确保没事,要有事你就跟战争时期做病菌试验的日本鬼子一样一样的!”

她转身走了,韩陈还站在原地。

宁阅雯很早就去了试验室。

这里的工作人员都跟她很熟了,见了面便问,“韩医生估计要九点之后过来,宁小姐今天这么早过来做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心情挺激动的。”宁阅雯弯着眉眼实话实说,“他那天告诉我,已经找好了试药人,今天就正式进行试药,如果试药成功的话,我的病可能不久之后就会根治。”

“嗯,如果试药成功,根治的可能性有百分之七八十。”

宁阅雯点点头,她跟着他们往药剂室走去,进去时候很自然的自己拿了一次性的手套脚套以及消毒服装穿戴上跟进去,“我也看看你们平时都怎么操作的,毕业之后就再没接触过这些了。”

工作人员笑笑也并没反对,宁阅雯的受宠他们是看在眼里的,这试验室说白了就是为她而建,往更深了说,他们这些工作人员的存在也是因为她,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宁小姐也是学医吗?”

“嗯。我学的药理学。”

工作人员根据今天的工作内容配置药剂,宁阅雯就在其中随便看看。

她随手拿了一针药剂看上面表示的成分。

工作人员走过来看了眼,“这边这些是不同类型的精神类药物。”

“嗯,刚刚你拿的那些是镇痛剂是吗?”

“是。”

宁阅雯笑笑,她放下手里的药剂,走到一侧看试验药物的配方,一眼便看到上面有微量镇痛剂的成分。

她笑了笑,跟工作人员打了招呼,便出去了。

程诺到了之后依然是例行的检查,检查完毕之后就被安排到一个房间里。

先出结果,确认身体状况。

然后就开始试验。

坐着等的时候,程诺心情各种忐忑。

第一次说是试药的时候,她也怕啊,怕的很,可也就只是怕而已。

这一次好像不太一样,不只是怕,还有一点点伤心,难过。

韩陈没想到宁阅雯竟然来的这么早,他诧异看着她,“破天荒啊,你来干什么?”

“没什么啊,就是突然觉得健康在望,眼前一片光明。”宁阅雯微笑,她看韩陈换上白大褂,便是问,“韩陈哥,我跟你一起去吧。”

“你去干什么?”

“见识见识啊。说不定我以后健康了之后也跟你一样走从医这条路。”

韩陈了想,也是。

韩陈几个科室循环检查了一遍,也找了相关人员问了下,程诺的体检报告交给他,他仔细的看了一遍,确实很健康,没有问题。

在看心率图的时候,他停了停,指标有波动。

这也属于正常。

但是却能知道,她现在很紧张。

韩陈想着昨天晚上跟她对话,从她脸上看不出任何紧张的端倪。

可是情绪会直接反应到身体上,心脏骗不了人。

他将体检报告捏在手中,便向待试验室走去。

程诺正坐在椅子上,见他进来猛的转过头去。

一眼看到站在韩陈后面的女人,她心脏咚咚跳几下,那种紧绷感,难以言说。

宁阅雯并没有进来,她只是倚在门框上,抬眼望向她,眼底眸光带着一丝嘲弄和轻蔑,被那双柔润的眼眸掩藏起来。

这两个位置,一里一外,莫名让程诺觉得心酸。

韩陈看着她,安抚,“你别太紧张,没事的。会打静脉滞留针,每隔十五分钟会抽一次血检查看看有没有不良反应,同时也会询问你身体的反应状况,如果身体有不舒服,要及时说,我们会判断是否正常反应。如果反应不在我们预期会及时停止试验,不会危及生命。”

程诺木木的听着他说,点点头。

宁阅雯的笑很刺眼,刺的她心口疼。

这样的感受不是第一次了,被人居高临下的俯视,蔑视你的一切。

生命,或者尊严。

她站在那里,脸上一点笑容没有。

安静到极点,仿佛水中花,一碰,就全都散了。

韩陈看过去,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子很陌生。

哪怕认识时间并不长,可从第一次见面时候起,她站在台阶上眼珠子骨碌碌转,骗他们那不是程坤鹏家。

她手脚利落的把项博九摔了个四脚朝天。

有勇气跟四哥打架,一边哭一边骂,泼辣到极点。

伶牙俐齿的把阅雯堵的无话可说。

在韩陈的潜意识里,这个女孩子泼辣野蛮,没脸没皮,生气蓬勃,她跟阅雯不一样,她就像是生在路边的有着强韧生命力的绿草,而阅雯就是室内的花朵,经不起风吹雨打。

作为男人而言,或许,会不自觉的怜惜有些亮丽美貌的花朵,而忽视那些丛生的杂草。

哪怕野草一片,绿幽幽生机勃勃也依然炫目。

可因为太普通,吸引不到别人的眸光。

而现在她站在这里,不声不响,垂眼在他递过去的体检报告上签字,一笔一划,签的仔细而认真。

细长的脖颈完成一个堪怜的弧度。

“好了。”

她签完,递给他。

“韩医生,只要试药开始了,就算一次,不管结果好坏。我跟你签的协议,就只是一次。”

就只是一次,就只有这一次。

她这话,似乎是对韩陈再说。

又更像对她自己说。

可这个时候的程诺,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怎样恐怖的事情等着她。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安卓小说(m.anzhuowang.net)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娇宠 山河盛宴 这是一篇正经文 豪门暖媳 强人 盗梦宗师 1979闲鱼人生 贞观小农民 唐爷你脸不要了 穿越良缘之镇南王妃 化身天道十万年的我无敌了 死亡万花筒 强婚 不死武皇 废土崛起 我在虐文做海王 都市:每周一个新身份 开局签到如来神掌 天地霸气诀 剧透误我
经典收藏 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 坠落 雷古 纸片恋人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这个男主不讨喜 这届老攻不大行 大庭叶藏的穿越 嚣张 萌宝出击:找个爹地宠妈咪 完美情人 [RM]无限综艺 时意 我在无限世界当主神 世界一级基建狂魔 第三次重生 小狼狗 一禽定音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 那就跟我回家
最近更新 绿茶女王[快穿] 曾是年少时 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 总裁不好惹:女人,休想离婚 六零年代小舅妈 九十年代福运女 大佬别逃,快娶我!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 福运甜妻有空间 七十年代小后妈 哄她 我是女炮灰[快穿] 里面个个都是人才 报告爹地:妈咪已绑好 七零修真女知青 重生八零小娇蛮 红尘篱落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控制欲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txt下载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