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首页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明目张胆 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 舌尖上的心跳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时光和你都很美 诸天大佬 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 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 请开始你的表演 Merlin!我是帽子?!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全文阅读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txt下载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85章五行缺德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陈奕南脸色很不好看,他盯着陈漠北,脸上的笑很是轻柔,莫名透着股子阴冷冷的,“要不是打不过你,真想揍你一顿。”

陈漠北丢过去一眼,“我允许你心里过过瘾。”

操!真不愿跟他一般见识!

陈奕南心里骂了句!

他这几天本就因为集团内外部的各种事情忙的焦头烂额,昨晚终于算是到了一个阶段,还不等缓口气一大早就被卓耀辉电话哄起来,恭喜他桃花运旺盛!

要不是贴的图片他分外眼熟,真以为被什么人给阴了!

好吧,确实是被人给阴了。

哪怕这个人是自家兄弟,那也是阴了他。

怪不得昨天晚上开始就心绪不宁,喷嚏不断!

“竟然想起来把我推上风头浪尖,你说吧,打的什么谱?”陈奕南烦躁,他伸手取了烟点上。

陈漠北挑挑眉角,“你大早上跑过来,就是为问我这个?”

“你还好意思说!”眉心蹙起来,陈奕南是真的要被气笑了,“竟然连我的住所都给爆出去,你是还嫌我事儿不够多是吧?”

“这样不是正合你意吗?!跟苏家的联姻,你不是很头疼?正好帮你挡了。”陈漠北闲闲的往旁边一靠,说的漫不经心。

脸黑了下,想到还有这一出就头疼,“我烦归我烦,统共应付着没什么大碍。但是你这会儿搞这一出,老爷子估计巴不得要把我给煮了!”

哼了声,男人眸色浅淡,说归说,但是除了陈奕南,陈宗还真没有合适的人安在陈氏集团的主位上。

“别扯其他的,说吧,怎么打算的?”陈奕南头疼的按按太阳穴,事已至此,他好歹要知道陈漠北怎么想的,也好规划之后的事,“一会儿去公司,我总得给公关部一个态度。”

“陈家三少陈奕南的女人,要是进入陈氏集团内部,并且随便的安排个职位,顺理成章。”陈漠北眸子翻了下,嘴角隐隐勾着笑。

陈三少突然脸黑了下,这是要绝了他身边的桃花啊!

他挑眉看着陈漠北,“随便安排个职位?”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市场部你不是缺个人?放进去正好!”

“……”原来!这是早就打算好了?!

陈奕南眉梢高高的挑起来,他看向陈漠北,这份心思可绝对的不是平平常常。

而且竟然还跟齐景言有点关系。

“看来这位程小姐很是招人喜欢,齐家大少也深陷其中,还是你操作的?”男人深吸口烟,这会儿八卦心思比较重,竟然没了那股子烦躁劲儿,索性站起身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

陈漠北倒也不瞒他,“齐景言现在爆出这种绯闻对他没好处,大行生物集团的股东会召开在际,跟陈氏集团的竞争会都被影射为因为女人而起的战争。”

肯定会遭受各方讨伐,这对陈奕南或者说对陈氏集团倒是个好事。

可以落井下石也可以趁机使坏。

话是这么说没错,就说小四的心思七拐八绕,不过绕的倒是正事,但是他关心的事儿却只字未提,陈奕南眉角微扬,“宴会上,后来我找不到她了,看来是被齐景言拐走了?”

想着当时被陈漠北吐槽说他警惕性太差,陈奕南可是心里很不爽了一下。

这会儿就很有兴致的抽丝剥茧般理一理思路。

陈漠北被他带着想到某件事,有些场景他没看到,照片却清晰记录下来。

比如,她被齐景言强吻。

陈漠北脸色突然就沉了,阴沉阴沉的。

陈奕南看他这副表情,心情妥妥的爽了,也有了几分调侃他的意味,“都说无风不起浪,看来这话不假,估计齐景言也是存了心思。我这个吗,要是换成你,那倒也符合实际。”

眼看陈漠北不接话,陈三少镜片下的精光被遮掩,眼底笑意浮起,“你对这位程小姐,倒是相当用心。就不怕放在我身边,让我收了?”

陈漠北眸子敛了下,还不等他开口,门被打开。

两人几乎同时望过去,就见程诺傻了一样站在门口看着他们。

特么,她眼睛没瞎吧!

伸手揉了下,那边两人还是站在那里。

程诺的脸瞬间就垮了,心底一群草泥马呼啸而过。

抖抖手里报纸。

程诺看一眼报纸,再看一眼站着的这两个人。

她眼珠子盯在报纸上陈奕南三个字,然后抬起来看向陈漠北旁边站着的精英帅哥。

好吧,虽然面孔是一样的。

可是气质不一样。

这会儿两个人站在一起,轻易就能分辨出来,谁是谁。

原来流氓就是流氓,知识分子就是知识分子。

瞬间如醍醐灌顶。

她突然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妈蛋的!

原来如此!

怪不得会有一瞬间觉得陈漠北这贱人变得更好了!

竟然会在她差点跌倒时扶她一把,还在看到她光脚站在地板上的时候没有敲她脑袋。

她还以为装知识分子装出格调来了,懂得大庭广众之下的基本男士礼仪。

原来压根就不是一个人。

就这么几秒钟,程诺脸上的表情变幻无数。

她那模样显然是这会儿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陈漠北斜眼看过去,额角有点抽。

已经不能用笨来形容。

陈奕南看她那副模样眼底突然溢出笑意,他挑着眉角,眼底笑意融融,“我的绯闻女主角出现了。”

我的。

陈漠北扫过去一眼,角色代入的倒是挺快。

陈奕南才不管他凉飕飕的眼神,他几步走过去到程诺身边伸手就要搭她的肩膀却被她轻松避开,瞪他,“你什么鬼!”

“……”

额角抽了下,陈奕南伸手点点她报纸上,微笑,“跟你传绯闻的男人。”

眼角鄙视扫过去,程诺阴着脸,哪怕笑容再好看也激不起她一点点的花痴心,手里的报纸甩的哗哗响,“谁这么缺锌缺铁缺钙缺德?我跟你有关系吗?”

“没关系。所以爆这个的真的就是五行缺德!”

陈奕南突然觉得这姑娘不错,他憋了一肚子的气被她的一通缺给骂的舒缓了不少。

两人一搭一唱的,把陈漠北的脸给唱黑了。

然后就是陈奕南被赶走了。

“你今天这么闲?”陈漠北凉凉的语气。

“得了,我去公司看看波及有多大。博九送送我,我的车也甭想开了,从你车库给我提辆车。”他的车,到时候一出现肯定吸引媒体人视线。

这种事陈漠北自然没意见,随意。

有些事陈漠北不说,陈奕南心里也明白,临走时,他又看一眼程诺,眼底笑意不减回看向陈漠北,“真要演戏我可不出场。你自己想办法。”

然后把他的车钥匙丢给陈漠北。

出了门,陈奕南伸手一拳不轻不重的锤在项博九肩上,“懂得坑我了?”

九哥稳稳接下来这一拳,刚毅的脸上难得扯出一抹笑意,决定彻彻底底的把四哥给卖了,“这回真不怪我,四哥说跟你说过了。”

鼻息间溢出声轻哼,陈奕南是压根不信。

提了车,陈奕南并没让项博九送,上车前他问,“漠北这动作够大的,想保她?”

项博九没有直接回话,“程小姐的事,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三哥你要想知道,直接问四哥比较好。”

“恐怕你就是清楚也不会说。”

陈奕南斜睨他一眼,不清楚?骗鬼呢?

摆了摆手,罢了,刚刚他几句话都点到了漠北却是答非所问,看来这个时候是不想他知道。

拉开车门了想想又不对,回过头来问项博九,“你们这剧本怎么编的?我这要一直高调宣布追个女人到什么时候?擦,可别最后再落个被甩的下场?”

简直太丢脸了!

项博九呵呵笑着打马虎眼,“你不是说了吗,演戏让四哥上。”

“关键是名字是我陈奕南!不是陈漠北!”

“……”

然而,这时候陈三少,完全预料不到未来的某个日子,因为这名字的事情还带给他诸多郁闷和暴躁!

但是,那是后话。

演戏?

演什么戏?

程诺觉得这俩人说的话莫名其妙,然后就看项博九跟着陈奕南走了。

门在她身后关上,她突然反应过来,回身跑过去,“等等,我也要走!”

手拉在门把上,没动静。

又特么是指纹锁。

她扭头瞪向陈漠北。

男人沉着一双眸子看向她,昨晚上的某些话还在耳边萦绕。

他看过来的眸光带点黑带点沉还带着点邪气。

程诺瞬间就给看的心里不得劲了,脸隐隐的涨热。

她伸手摸一把脸,脸皮子还在。

清咳了声,抖抖手里报纸,“这个真不是你?”

眉角挑起来,“不是我失望了?”

“……”贱人!

程诺突然牙痒痒的想骂人。

能不能行啊?!

一看他们那表情就知道他们铁定了是知道她认错人了,竟然就这样瞒着,不解释!看她出丑!

真是贱出新高度了!

程诺眼睛里有点想冒火,一想到那天晚上在陈奕南面前,一个陌生男人面前毫无形象的状态,就很想抓块豆腐狠狠的撞一撞撞一撞。

“为什么不跟我解释下?我是完全没形象了!”

陈漠北瞅着她,继续打击,“你曾经有过形象吗?!”

“……”妥妥的贱人!

程诺脸黑透了,昨晚的那一通表白简直就是她人生的污点,脑子被抽懵了的结果。

怎么就傻逼似得说出来了呢!

懊恼都已经不足以表明她现在几欲抓狂的内心。

好吧,哪怕就是她接受当时就傻了,那能不能给她几天的缓冲时间啊?!

特么第二天接着就见面了!

接着啊接着啊!

哪怕她程诺再脸皮厚,那也是要脸的啊!

程诺心里正反复反复的咆哮,那边陈漠北已经走过来,视线落在她脸上,眉心蹙起来,“我给你的药没用?”

“我不缺药!”

“嗯。是不缺。那可以多抽几次!”

“……滚!”

程诺怒目圆瞪,竟然咒她!

啪的一下突然手指弹在她额头上,程诺已经是下意识要避开了可他出手太快,疼的她捂着额头嗷嗷叫骂,“陈漠北,你是不是有病?!”

凉凉视线瞟过去,不搭理她,男人折身回去。

程诺此时手机响起来,她匆忙拿出来看,是赵一玫打过来的电话。

坏了,这一早上鸡飞狗跳的,还没请假。

她迅速接起来,“一玫姐,我一会儿……”

“你在哪儿了?新闻看了吗?炸天了快,你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别过来了,公司这边还蹲着些记者呢!”赵一玫不等她给说完就给堵了回去,“就当给你放假了。”

反正工资也不是她发,卓耀辉谈的时候直接就说了发程诺多少工资到时候转给她。

赵一玫盘算着自己心里的小九九,坐在办公室的时尚女人眼尾含笑,“哎,程诺,眼光够高的啊!苏城的两大黄金单身汉都被你收于囊中……关键是两个你能消受的起吗?差不多选一个就是了,你选哪个啊?”

赵一玫显然心情很好,说话的声调要飞起来一样。

只是这话题显然让程诺很崩溃,“那都是唬人的,不知道谁拍的照片,这俩人我都不熟,宴会上碰上的。”

“跟我还说假话?啧啧啧。”赵一玫啧啧有声,显然是不相信,照片看起来确实他们很熟稔,不像是陌生的样子,最起码跟陈三少那肯定是熟的很。

不然怎么卓耀辉跑前跑后的忙活,害她还以为自己这女性生物难以靠近的学弟转了性子。

“刚刚卓秘书给我来电话了,说是这阵子媒体可能会狂轰乱炸,但是这种时效性不会太久,过了这个热度大约也就会冷下来,我们毕竟不是明星,到时候就该怎样怎样了!所以你先在家里呆几天,就当是我给你放了病假了。”

“哦。”

程诺应着,还真没处理这种事的经验。

那边赵一玫继续八卦,“我还以为你跟卓秘书有一腿。”

脸黑了下,什么叫有一腿?

“我对不经揍的没兴趣。”程诺本来想说对干干净净的小白脸模样的精英人士没兴趣,可是转念一想是卓耀辉帮她找的工作,话到了嘴边就改了。

应该是不经揍,就算是男人力气大点,要真是使起巧劲来还真就不一定打过她。

不是她看不起卓秘书,实在是实事求是。

程诺默默想着就听那边突然噗哧笑出声来,一玫总的心情似乎看上去真的非常好。

脸又黑了一寸,“一玫姐,你是不是看我这么倒霉特别开心特别HIGH!”

“啊哈哈哈不好意思!是你刚刚说卓秘书不经揍。”赵一玫嘻嘻笑着,她两手手臂撑在办公桌面上半个身子趴在上面打电话,耳朵上的耳环摇摇晃晃,“有一种男人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懂吗?!”

“……”不懂!

“你的私事我不管,不过你最好还是二选一,山珍海味吃多了也会消化不良。”

“……”我一个都不想选!

程诺郁闷。

那边赵一玫已经切了电话。

陈漠北再出来手里拿着药,瓶子跟她丢进垃圾桶的一样,程诺眼睛瞪起来,在他近身时就要逃走就见他冷冷笑着迅捷出手搭在她肩膀上。

程诺借着旋身的力度手臂挥出去,她现在是巴不得当这男人是病毒。

勿近。

远离。

这才是正道。

可惜揍不过他,以为他受了伤就会放水那看来是不行了。

陈漠北没闲情跟她过招,这新闻爆出来,后续的事情自然还要关注。

他已经把她推到了明面上,那自然还要看看那些人的动静。

三下五除二,几招就将她制服。

程诺双手被反钳在身后,他手上微一使力疼的程诺嗷嗷叫。

“松手松手松手!”

拧着胳膊的感觉,实在很不爽。

陈漠北眯眼看过去,天光大亮,她脸上的掌痕再也无法遮掩,白嫩嫩的肌肤上,红痕很明显。

微微肿了点。

往前推推她,唰的一下就给甩到沙发上,陈漠北鄙视的,“就你这样的,还天天出来显摆!你连我十招也过不了!”

程诺横眉怒目,“我这样的怎么了?你一个大男人,打赢一个女人,你有什么好意思显摆的!”

男人斜睨她一眼,那眼神里的不屑妥妥的,看的程诺又想炸毛,接着当头一个瓶子丢过来,要不是她反应快非要把她鼻子给敲肿了不行。

陈漠北居高临下看着她,“已经够丑了,还弄一张猪脸出来,吓谁?!”

“……”擦,谁都别拦着我,关门,放狗!咬他!

程诺郁闷的跳脚,就不能让她赢一次赢一次赢一次。

陈漠北丢下后就不再管她。

程诺气的坐起来,拿着那小瓶子药膏往自己脸上抹抹抹。

特么她哪里丑哪里丑!

这东西抹上去倒是清清凉凉的。

不过煽一巴掌而已,疼一阵,过去之后就那样了,不见得多疼。

就是恨!

恨的心根都疼!

竟然敢打她!

程诺也很想不顾一切的去抽宁阅雯,就不信真动起手脚来她会吃亏。

叹口气。

估计当场不见得吃亏,以后肯定也会吃亏。

想一想,就觉得很暴躁。

抓心挠肺的难受。

可是,还有好办法吗?

程诺抹完了脸上,顺便就把袖子捋起来,胳膊上也忘了是被谁抓的,跟带了钩子似得划了长长一道。

涂好了。

抬头,就看陈漠北盯着她,“手臂上怎么回事?”

唰的拉下袖子,不解释。

程诺瞪着他,“你让项博九把我带这里干什么?”

“……”陈漠北一时无语,总不能说因为报道来的太突然怕她无法招架吧!

眼珠子转了又转,程诺真的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以这种方式出名。

好多事,发生的莫名其妙。

说不清是好事还是坏事。

程信中同志走的时候只让她以后低调生活。

她答应了。

虽然偶尔也会心有不甘。

但是也没什么不好。

项博九报纸递给程诺的那一刻,她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想到这个层面上。

这会儿坐在这里,面对这个男人。

昨天晚上他说过的某些话重新又回到脑子里。

有些人有些事她尽了最大的可能,不去招惹。

可是事情的走向却并不像她渴望般。

包括,这则报道。

程诺很想知道,她到底招惹谁了?

怎么就能把她推进了公众视野呢?!

程诺盯着他,见他不说话,到底是憋不住了,“这报道,能压下去吗?”

“谁压?”

简简单单两个字丢给程诺,差点憋出她一口血。

程诺瞪着眼睛,“你不能?”

“不能!”

“我没跟你开玩笑。我不想出名,也不能出名。”程诺眼睛眨两下看向他,“你要是能帮我,你说条件能做到的我肯定做,你们那试药,要是需要的话,再来一次二次也行,就是别把我弄死了就行。”

眼睛盯过去,看到陈漠北也在看着她,他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似笑非笑,“你属乌龟的?遇上事就想缩回乌龟壳?”

“你还属王八的呢!你还属鳖的呢!”程诺哼气,特么有这么骂人的吗!

“你要是不能,那就别管我。反正我昨天晚上该说的话也说了,该丢的人也丢了。你的意思我也明白的妥妥的了,所以我就是被媒体撕了也跟你没啥关系。总而言之就是,你离我远远的!别让宁阅雯说我勾引她男人!就算是我想勾引,那也得让我勾引才行啊,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给扣一顶帽子,我还得不到实惠,我多冤枉!我不占你们便宜,你们也别占我便宜!”

俗话怎么说来,不要脸天下无敌。

反正该说的都要说开了。

豁出去了,一次说个清楚。

脸皮厚,划上好几刀子都见不到血。

男人眸光黑幽幽的盯着她,看的程诺心里慌慌张张的,突然站起身伸手去抓他手臂,“给我开门,我要回去。”

她手臂搭在他手腕处,白净的手指,圈着他的手腕,脚步迈开的一瞬,陈漠北突然反手握住她的用力一扯。

程诺是真的没多想,他这里是指纹锁,她就下意识想去抓他的手,抓住了就扯着他往门口走去刷开,谁能知道他突然用力,程诺被带的猛然往他的方向撞过去。

咚的一声。

撞进他胸膛。

一时的力道太大,鼻梁撞在他胸前,撞的酸了下。

一泡泪差点飙出来。

“你干什么?”

她气的吼,就差跳起来了。

手腕被他掐住了甩都甩不开。

男人近在咫尺,她抬起脸,他低下头,四目相接,嘴巴都快擦到他的。

脸能不能——争点气啊!热个毛线啊!

程诺心里很暴躁。

“你这是为没勾引成功而心有不甘?那我要不要给你带上个第三者插足的帽子?”

陈漠北眼睛里缀着点笑意,璀璀璨璨,点点光芒四散,落在她脸上,就好像烫着了一样,唰的烧起来。

谁来收了这妖孽!

程诺磨牙霍霍,“我现在对你没兴趣了,仅有的那一点点兴趣都在昨天晚上丢给你了!完完全全干干净净丢给你了!这世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到处有。本姑娘天生丽质还怕找不到男人!放手放手,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

拽!再拽!拽不开!

火噌噌往上冒。

看她嘴巴一张一合,噼里啪啦的往外冒,浑身细胞都要蹦跶起来的那副模样,生气勃勃,就跟充满了气的皮球,鼓鼓的。

他忍不住想要去戳她的脸颊,戳一戳,戳破了。

陈漠北挑着眉角,他手掌轻松扣着她手腕,就跟给她套上了手铐一样,看她扯着身子往后,拽过去,被他轻轻一拉,又弹回来,撞进他胸膛。

男人喉间溢出笑意,低低沉沉的,“男女授受不亲?”

他轻捻着重复她的话,突然伸手揽住她腰身将她锁在怀里。

身体相贴的满足感,让心脏的地方鼓鼓的。哪怕再克制,还是忍不住,想要碰碰她。

他眯着眼,突然俯身贴向她耳朵,轻声,“拉拉手就叫授受不亲?那之前的呢?”

之前的?什么?

脑子里转了圈。

突然想起来,那些羞人的举动。

浑身都好像被烧了一样,热腾腾的。

程诺翻过来一眼,含怒带怨,竟然分外妖娆。

陈漠北只觉得神经末梢被勾住了,刺的浑身痒痒的,她烧红的耳朵就在唇侧,微微一偏就碰上。

她瑟缩的躲了下,他就再忍不住的一口咬住,舌尖不安份的扫过她的耳廓。

酥酥麻麻的感觉从那一点四散开去,烧红了她一只猪耳朵!

这混蛋!

感觉整个猪头都快给红烧了一样。

程诺尖叫出声,她手掌拍过去拍开他的脸,恼羞成怒,“陈漠北我警告你,再不放手我告你性骚扰!”

他盯着她,眸子很深,却没有放手的意思。

手臂挥动,程诺拧着自己手臂想要脱离,也不管会不会把自己胳膊给拧伤了,拧的狠了,陈漠北蹙眉,倏然松手。

再拧下去,恐怕伤了她胳膊。

程诺终于自由,跳离数步。

盯着他。

喘着气。

心脏怦怦跳,吓得!

生恐一时不差落入陷阱。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

他说了她要不起,那她就算再喜欢也不要。

不是自己的东西,要了也没意思。

但是男人不一样,男人不想要这个女人的心,但是不排斥这个女人的身体。

程诺自问做不到。

她没那么下贱作践自己。

世界那么大,男人那么多。

总有一款是她的。

陈漠北眼追着她,对于她的避之唯恐不及很是不悦,脸沉了下连着浑身的气息都冷了几分。

程诺照样躲的远远的,她从地上捡起之前自己拿着的报纸,甩一甩,“别以为我没人气。”

陈漠北被她那副样子,气笑了。

他在沙发上坐下,不跟她置气,说正事。

“报道已经出去了,就算是现在封了也收不住了。”就好比艳照门,你就算是封了,有心人还是在第一时间留下了底稿。

“……”程诺瞪起眼睛,看着他,等他继续说。

“过一段时间,人的好奇心一过,自然会消弭下去,但是这是在没有后续报道的情况下,如果你的人气,”他点点她手里报纸,“有任何相关新闻爆出去,都可能会再次牵扯出来。”

也就是说,不定时炸弹,不可控!

程诺脸黑了黑,等着他继续说。

然后,陈漠北不说了。

他起身,站在门前,刷了指纹推开门,“不是要走?走吧!”

瞪他一眼,脑子里一个小程诺又开始磨刀霍霍,真想砍死他算了。

这个贱人啊贱人!

她挪过去,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身子倚在门框上,让他现在关不上门,那双眼珠子又开始转,声音也软下来,“还有,别的呢——”

陈漠北看着她,他松开推着门的手,“没了。”

程诺心里很暴躁啊暴躁。

可是又不得不认怂,眼珠子转啊转,腆着脸,“四少,一定还其他办法?是不是?”

转着眼珠子腆着脸认怂的样子,十足的哈巴狗模样,尾巴翘起来摇啊摇。

陈漠北很是无语,觉得脑仁又有点疼,什么时候听她规规矩矩喊个四少?

啥时候吼起来都是陈漠北!

连名带姓的吼的倒是痛快。

显然他昨天晚上说的话,她是半句都没听进去。

不过,他本来也没想这么着急的把这新闻曝出去。但是,宁显淳既然查到了程诺,陈宗自然也很快就会知道。

这一脉线上牵扯的人甚广。不是哪一个人拍胸脯保证就可以了事的,踩着钢丝走惯了人,连一点微微风力都要算计进去,更何况,这里面还有他,这风力似乎就会被评估的强了些。

他们若是真使出点手段,防不胜防。还不如这样把她推到公众视野,要动她,就不会那么容易。

但是,现在这样,也只是暂时的缓一缓宁显淳他们的计划,不会长久。坦白说,陈漠北这算是多管闲事,关键未来还不可预估。

男人视线扫过去,她还需要更好的位置。有影响力的位置。站的高,不是只有你自己望的远,还有更多的人仰望仰视。

对于陈漠北而言,不需要她望的更远,却需要更多人看到她。

陈漠北做事向来谨慎,有些事要么一开始就不要插手。

既然插手了,那就不能出事。

看她一眼,脑仁还是疼。

真不想管她,麻烦!

他伸手按按太阳穴的地方,往里走。

程诺摇着尾巴等答案。

“我可以把你捧上高位,但是前提是你能不能听话。”

他一句话,让程诺懒懒散散倚着门框的身体瞬间绷起来,她眸光谨慎看向陈漠北,“什么意思?”

男人视线落在她脸上,那扫过来的眸光带着几分沉沉的压力。

然后,不搭理她直接回了房间,还丢给她一句话,“要走把门关上。”

“……”走还是不走?程诺突然很是纠结。

她站了会儿,站到腿累了。

然后就顺着门框滑下去,蹲下。

门晃过来,被她的膝盖抵住。

陈漠北接着电话进了书房,许久。

程诺翘起耳朵来听了听,没有出来的动静。

脑子里乱糟糟的,回家还得给老妈解释,要有合理解释。

程坤鹏肯定要逮着她问东问西,可以一口咬定不关她的事,估计他也没招。

可最关键是,她害怕处理不好,会引来不必要麻烦。

给自己,给家人。

她很胆小也很懒,她不想出事,她想平平静静的。

哪怕心有不甘,忍一忍,忍一忍总会过去。

反正也不是忍了一天半天了,都忍了这么久,几年过去了,也都该淡忘了。

何苦呢?!

陈漠北再出来,她还在。

蹲在门口。

姿势很是不雅观。

男人眸子眯起来,几步走过去抓着她后颈将她捏起来,推出去,“回去想!”

“……”

门在眼前关闭,程诺摸摸自己脖子。

突然觉得陈漠北每次捏着她脖子的动作,都特别像抓着只小狗小猫!

脸色瞬间,各种不好了!

程诺没去上班,就在医院照顾老妈。

程坤鹏见到她那个来气,可偏偏程诺不鸟他。

“你别瞪我,也别以为我做了十恶不赦的坏事,程坤鹏我告诉你,要不是你,这些人我认都不认识!”程诺掐着腰,瞪着他,毫不客气的直呼其名,“还有,报纸上贴的照片是我参加宴会时候拍的照片,我们公司人都在,是正常的社交宴会,别用你那双龌龊的眼睛看我!”

她一口气突突突的说完,压根不给程坤鹏插嘴的机会。

“你那只眼看到我里面有龌龊了?”摸摸自己眼睛,程坤鹏郁闷的,“我就问了你一句,你堵我十句。”

“堵你十句都是少的,我跟你说从上次你招惹陈漠北开始,我就每一天是轻快的。”程诺烦躁的,狠狠的,瞪他。

程坤鹏瞬间就蔫吧了,那次是他不对,是他疏忽大意,太激进了,“得,算我错。”

“不过,”他眼睛斜着看向程诺,“你跟陈四少还有联系?”

“……没有!”

“真没有?”

“假的!”

“嘶——我正经问你话呢!”

“我也正经回你话呢!”程诺伸手拽开他,“让开,我要去病房看妈妈!”

她的话半真半假,倒是真让程坤鹏摸不准。

不过程诺有一点是说对了,要不是他,估计这些人程诺都不会认识。

不会认识,就不会有交集。

烦躁的捏捏的眉心。

最近有点心烦气乱的,总觉得有事,又说不上什么事。

周静容这阵子化疗控制的不错,癌细胞并没有更多的扩散。

中午吃过饭后,母女两个到外面花园长椅上去坐了会儿。

周静容不问,可程诺知道她在等个解释。

本来都心里想好了说辞了,这会儿却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了。

医院里人多嘴杂的,流言四起,想着妈妈住在这里也不见得多安生,程诺就有些心里难受,“妈,因为我是不是耳朵不清净了?”

“有人的地方就难清净了。只要不随便说我女儿坏话我都无所谓。”

“那要说了呢。”

“目前为止还没人当着我的面谈论。”

“……”那就是说背后里嚼舌根的多了。

看她瞬间耷拉下的脑袋,周静容笑着摸摸她的头,“能到这里的人,家里都有个病人,就算是有点八卦心思也没那么重。你不用考虑我怎么样,妈都这么大年纪了,让这病折磨的什么都看得开。关键是你,妈怕你伤人伤己。”

“妈你不用担心。我有分寸,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我就算是喜欢也不会要。更何况,他不喜欢我。那个宁小姐误会了。”

她说的是事实,也是早已经在心里想了无数遍的说辞。

可当着自己妈妈面前说出来,竟然会觉得很委屈,心涩,难受。

眼睛有点热热的,程诺弯弯眼睛,她双手撑在长椅上,扭过头去,“妈,我是不是很挫。”

她弯着眼睛,嘴角勾着,笑容很甜。

周静容的眼睛却涩了,不知道年纪大了心是不是更脆,被她这一个笑给晃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伸手拍她脑袋,“我女儿最好。妈妈就希望还能看到你结婚,希望有个男人能照顾你。”

伸手将她的头发往耳朵后面抿了下,“跟妈妈说说,那个让你喜欢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以后妈要给你介绍也好有个参考。”

完全没料到老妈会这么问。

程诺直接傻眼了,唰的脸就红了。

“妈,你这——”

“我怎么了?”

“还怎么了?你这完全不按套路来啊!哪有这么问的?”无论小说还是电视剧,哪一个都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不能这么问?甭管他喜不喜欢,你看来是喜欢了的。”周静容撇过去一眼,“都说知子莫若母,你那点心思我哪里看不明白。给我说说吧,憋心里多难受。”

周静容瞧着自己女儿的侧脸,清灵秀致,皮肤白嫩,这会儿脸上一抹绯红,漂亮的像是雨后花叶。

到底是自己孩子,怎么看怎么好看。

原来是这个意思,程诺瞬间就暖了,她手臂挽住周静容胳膊。

仔细想了想。

然后郁闷的看向自己老妈,“想不起来有什么好。想起来的都是不好。毛病超级多。我还打不过他,每次都被修理的很惨!还总弹我额头!最关键是眼神不好使,说我丑!”

程诺说一句,周静容脸沉一分,最后忍不住打断她,“你脑缺了吗?这种人连你哥都不如,找来干什么?”

“……”程诺沉思了会儿,点点头,“是这个道理。”

“但是,妈,长的比程坤鹏帅!身手比程坤鹏好!身材也——哎,妈你上哪儿去?”

“回病房。”

“你不听我说了?”

“说什么说?我看谁的眼都好使,就你的不好使。”

“不是你让我说的吗?怎么就生气了!我都说了我现在不喜欢了。”

“这样最好!回头是岸!知道自己眼睛不好使,找对象时候多让我们参谋参谋!”

“哦。”

快到病房时候,就看到程坤鹏站在走廊上打电话,脸部线条绷着,很严肃。

周静容母女俩对看一眼,挪步过去,那边却突然转身,盯向靠近的两人,然后对着手机那端说了句知道了就挂断电话。

“妈,我得出去一趟。”

不等周静容说话,程诺眼珠子瞪起来,“你去哪?又要出去好久?”

“乖!照顾好妈妈!哥真有急事!”说着,伸手揉她脑袋。

程诺烦躁的拍开他的手,当着老妈的面不敢说别的,可又害怕他外面不知道干什么事遇到危险,程坤鹏却嬉皮笑脸的跟周女士比了个敬礼就窜了。

“你手机记得开机,别不接我电话。”

程诺吆喝,那边已经走没影了。

“妈你也不说说他,一出去好一阵子见不到人,我都不知道他干嘛去,总是害怕他出事。”

“你们都大了,我说了能管用?”周静容看向程坤鹏离开的方向,叹口气,“他到底是男人了,得独当一面,你也不用太担心,也不想想他学什么的。”

程诺扁着嘴,就因为知道才担心。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安卓小说(m.anzhuowang.net)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都市剑说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这是一篇正经文 蜀山 终结古战场 天地霸气诀 犬夜叉之千雪时代 点满力量的我绝不会无用武之地 无疆 魔王在上 戈壁滩上的黑科技大佬 异界之造化抽奖系统 山河盛宴 飞天 盗梦宗师 一笑风云变 偏执大佬暗恋我 我挂机了千万年 solo 天字嫡一号
经典收藏 我的物理系男友 那就跟我回家 穿成娱乐圈万人迷 遇到你很高兴 重生之网红上位法则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 星际稽查官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彭格列十世的日常 妖怪都市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重生七零小炮灰 与万物之主恋爱 盲点 别来无恙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种田人设不能崩 上身影后
最近更新 和爱豆一起旅行的日子 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 余生有你,甜又暖 穿成八零异能女 大撞阴阳路 你看起来很好亲 导演,离婚吧 七公斤的爱情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大佬别逃,快娶我! 综艺巨星从赶海直播开始[娱乐圈] 万花筒 七零炮灰小知青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报告爹地:妈咪已绑好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偏执大佬暗恋我 去看星星好不好 控制欲 谎言之诚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四四暮云遮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txt下载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